作家与猫,世界上最任性又最可爱的两种生物

  • 日期:08-02
  • 点击:(1416)




  

  日本人爱猫,那真是出了名的。

  你可能不敢想象在播放新闻节目时,画面里突然出现一只猫在严肃的镜头前卖萌,它一边在镜头前舔舐身上的毛,还一边霸占着C位抢镜。但在日本,这一切皆有可能。

  日本人爱猫到了什么程度?

  猫咪咖啡馆、猫咪书店、猫岛、猫咪主题餐厅,这些无处不在的“吸猫”场所足以证明日本人爱猫的热潮,还有动画电影里数之不尽的猫咪动漫形象,正所谓“流水的动漫,铁打的猫咪”。

  

  日本人爱猫,其实也是在爱自己,他们认为自己在性格上与猫有很多共通点,他们通过猫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

  如果我们把目光放在日本著名作家太宰治和夏目漱石身上,我们会发现在日本大文豪身上,就隐藏着猫一样的性格。

  

  如果把太宰治比喻成猫,那他一定是性格高冷,丧并积极着的白猫。

  白猫的性格一直是谜一样的存在,有人说它软糯黏人,也有人说它性子烈,高冷孤僻不易信任人。显然,太宰治是属于其中的后者。

  很多人知道太宰治的名字都离不开那一句刷遍社交软件签名的句子“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也由此为他贴上了“丧系文学家”的标签,但其实这句话并非他的原创,这句话出自寺内寿太郎的作品,太宰治只是在短篇小说《二十世纪旗手》中借用此句作为副标题。

  

  很多人对太宰治的了解,或许就像这一句被误解的话一样,常常只见其一,不见其二。如果把太宰治的成长经历摊开来看,你会发现他性格里并不只有我们所熟知的那一面。

  像白猫一样敏感孤僻的性格,在他幼年时期已经初露端倪。太宰治出生自青森县的名门,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父亲曾担任日本贵族院的议员,他从小就居住在豪宅之中,但他却这么评价自己的出身——

  我的家族并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真正贵族背景和有声望的家谱,实在就是一个俗气的、普通的暴发户地主,我就是一个没有多少智慧,只懂吃饱喝足就好的贫农的子孙罢了。

  也是由于家庭环境的原因,他的生活并没有像寻常人一般的自在,甚至生活得小心翼翼。

  在《人间失格》里他曾写到“用餐的房间有些昏暗,吃午饭时只见十几个人全都一声不响的嚼着饭粒,那情形总让我不寒而栗……以至我对用餐时刻充满了恐惧。”

  

  ▲《人间失格》电影

  但他也曾有过少年热血的时刻,那是太宰治不曾为人熟知的另一面。

  这一切要从他成为一个狂热的追星族开始说起,他喜欢上了一个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沉迷在“偶像”魅力无法自拔的他不仅会像少女一样在高中笔记上写满芥川龙之介的名字,而且还会模仿他的拍照pose,对着镜头酷酷地比出一个帅气的姿势,甚至在写作上也得以看出偶像对他的影响。

  

  那是一个热血的少年太宰治,在青森县的读者见面会上,少年太宰治终于得以见到自己崇拜的偶像,但就在两个月后,1927年7月,芥川龙之介自杀了。对太宰治来说,这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太宰治一生曾自杀五次,有人说此举是在致敬偶像芥川龙之介,但这也是由他性格决定的。太宰治在《晚年》里写道:“想着去死来着,可今年正月从别人那拿到一套和服。算是压岁钱吧。麻质。鼠灰色细条纹花色。是适合夏天的和服。所以还是先活到夏天吧。”

  

  你看,他谈论死亡,就像在谈论今天的天气怎么样,酒多少钱一斤,让他活到夏天的理由,仅是源于一件适合夏天的和服。

  像白猫一样敏感、高冷、颓丧,是太宰治悲剧人生的源头,却也是他思想迷人闪耀的地方。

  

  2000年,日本《朝日新闻》曾经发起一个调查“一千年来最受欢迎的日本文学家”,在收集到的两万多张选票中,夏目漱石以3516票登顶榜首,比第二名紫式部高出了359票。

  如果把夏目漱石称为日本国民度最高的文学家之一,应该不会有人提出异议,毕竟他可是一个被印在1000日元钞票上的男人。

  

  和太宰治颓丧高冷的白猫性格不一样,夏目漱石更像一个温柔友善的狸花猫,他和猫的渊源不仅发生在生活中,而且还出现在他的经典作品里。

  在他的妻子夏目镜子口述的书籍中,夏目漱石在家中确实养了一只猫,那是一只“全身偏黑的灰色中带些虎斑纹,咋一看很像黑猫”的猫。从他对待这个猫的态度就能看出他内心柔软的一面。

  这只让人生气又劳神的猫原本只是误闯入家中,但在夏目镜子多次驱赶之后却又重新跑回家里,夏目漱石听说后生出同情之心,说“既然这样想进这个家,就随它好了”。

  

  ▲电影《夏目漱石之妻》

  这成了夏目漱石猫奴生活的开始,除此外,还为他最输送了不少写作灵感,比如猫在厨房偷吃孩子们吃剩的杂煮年糕,这些有趣的小事也被完整写进了他的书中(《我是猫》)。在这只猫去世后,夏目漱石在墓碑上题了一句悼词:“从此黄泉夜,炯炯若闪电”,甚至在每年的9月13日还会为它举办祭奠仪式。

  一个作家爱宠物的极致,大概就是像夏目漱石这样,爱它,就把它写进小说里。

  夏目漱石爱猫,甚至把它写成小说里的主角。他在经典著作《我是猫》里独辟蹊径,用猫的双眼去观察人类社会,比如,它观察到的人类是这样的——

  “对主人来说,书不是用来读的,而是用来催眠的。书就是印刷出来的催眠药。”

  除此外,还通过猫之口道出二十世纪初日本中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和生活,辛辣讽刺却又风趣幽默,“遍观人世间,往往越无能无才的小人,越是肆意妄为,削尖脑袋想要爬上无法胜任其职的位子。”

  

  “猫如人,人如猫”,猫的性格,有时候就是人的性格,在猫的身上,往往我们能看到不一样的自己,它的出现,是治愈人心的存在,也是让生活变得丰富多彩的开始,以日本著名作家太宰治、夏目漱石为灵感,新周刊推出了两款【日本文学家系列手机壳】,希望能为你的生活创造新的艺术灵感。

  

  以文学家为灵感,融合和风元素

  我们特意邀请了擅长刻画人物形象的 新锐插画师Asch修 对太宰治和夏目漱石进行猫系形象的创作,让猫和文学家的形象无缝贴合,通过猫的形象还原文学家的神态神情以及他们所处的时代。

  

  太宰治猫系手机壳蕴含 浓重的和风元素 :

  以太宰治出生地青森县的岩木山为背景,色彩艳丽的樱花大片盛放,猫系形象的太宰治穿着华贵的和服,手执小扇,高冷而清醒地审视这个世界,就像他在文学作品中所说的“不要可怜自己,若是可怜自己,人生便是一场永无终结的恶梦。”

  

  夏目漱石猫系手机壳以淡紫作为底色,主体形象上保留了夏目漱石标志性的胡子以及他照片中常出现的笔挺西装。 风也温柔的夜晚,低头细嗅玫瑰的猫,一切都是恰到好处的浪漫。

  

  进口机器印制,特制浮雕工艺

  图案 采用进口印刷机器印制 ,无论是绚烂的樱花、华贵的和服还是热烈的玫瑰都能高精度地还原插画的色彩。透过它,仿佛能看到那个时代文学家传达给这个世界的精神。

  

  产品 特制浮雕工艺 ,让它拥有立体的手感,不仅防滑,而且能真切地触摸到插画师的每一道笔触。

  

  为了同时满足坚固防摔、印刷精细和手感舒适,手机壳采用的是 背面PC,侧边TPU 的材质,在美观的同时也让手机的每一个角落都得到保护。

  

  【新品上市】 58元包邮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日本人爱猫,那真是出了名的。

  你可能不敢想象在播放新闻节目时,画面里突然出现一只猫在严肃的镜头前卖萌,它一边在镜头前舔舐身上的毛,还一边霸占着C位抢镜。但在日本,这一切皆有可能。

  日本人爱猫到了什么程度?

  猫咪咖啡馆、猫咪书店、猫岛、猫咪主题餐厅,这些无处不在的“吸猫”场所足以证明日本人爱猫的热潮,还有动画电影里数之不尽的猫咪动漫形象,正所谓“流水的动漫,铁打的猫咪”。

  

  日本人爱猫,其实也是在爱自己,他们认为自己在性格上与猫有很多共通点,他们通过猫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

  如果我们把目光放在日本著名作家太宰治和夏目漱石身上,我们会发现在日本大文豪身上,就隐藏着猫一样的性格。

  

  如果把太宰治比喻成猫,那他一定是性格高冷,丧并积极着的白猫。

  白猫的性格一直是谜一样的存在,有人说它软糯黏人,也有人说它性子烈,高冷孤僻不易信任人。显然,太宰治是属于其中的后者。

  很多人知道太宰治的名字都离不开那一句刷遍社交软件签名的句子“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也由此为他贴上了“丧系文学家”的标签,但其实这句话并非他的原创,这句话出自寺内寿太郎的作品,太宰治只是在短篇小说《二十世纪旗手》中借用此句作为副标题。

  

  很多人对太宰治的了解,或许就像这一句被误解的话一样,常常只见其一,不见其二。如果把太宰治的成长经历摊开来看,你会发现他性格里并不只有我们所熟知的那一面。

  像白猫一样敏感孤僻的性格,在他幼年时期已经初露端倪。太宰治出生自青森县的名门,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父亲曾担任日本贵族院的议员,他从小就居住在豪宅之中,但他却这么评价自己的出身——

  我的家族并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真正贵族背景和有声望的家谱,实在就是一个俗气的、普通的暴发户地主,我就是一个没有多少智慧,只懂吃饱喝足就好的贫农的子孙罢了。

  也是由于家庭环境的原因,他的生活并没有像寻常人一般的自在,甚至生活得小心翼翼。

  在《人间失格》里他曾写到“用餐的房间有些昏暗,吃午饭时只见十几个人全都一声不响的嚼着饭粒,那情形总让我不寒而栗……以至我对用餐时刻充满了恐惧。”

  

  ▲《人间失格》电影

  但他也曾有过少年热血的时刻,那是太宰治不曾为人熟知的另一面。

  这一切要从他成为一个狂热的追星族开始说起,他喜欢上了一个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沉迷在“偶像”魅力无法自拔的他不仅会像少女一样在高中笔记上写满芥川龙之介的名字,而且还会模仿他的拍照pose,对着镜头酷酷地比出一个帅气的姿势,甚至在写作上也得以看出偶像对他的影响。

  

  那是一个热血的少年太宰治,在青森县的读者见面会上,少年太宰治终于得以见到自己崇拜的偶像,但就在两个月后,1927年7月,芥川龙之介自杀了。对太宰治来说,这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太宰治一生曾自杀五次,有人说此举是在致敬偶像芥川龙之介,但这也是由他性格决定的。太宰治在《晚年》里写道:“想着去死来着,可今年正月从别人那拿到一套和服。算是压岁钱吧。麻质。鼠灰色细条纹花色。是适合夏天的和服。所以还是先活到夏天吧。”

  

  你看,他谈论死亡,就像在谈论今天的天气怎么样,酒多少钱一斤,让他活到夏天的理由,仅是源于一件适合夏天的和服。

  像白猫一样敏感、高冷、颓丧,是太宰治悲剧人生的源头,却也是他思想迷人闪耀的地方。

  

  2000年,日本《朝日新闻》曾经发起一个调查“一千年来最受欢迎的日本文学家”,在收集到的两万多张选票中,夏目漱石以3516票登顶榜首,比第二名紫式部高出了359票。

  如果把夏目漱石称为日本国民度最高的文学家之一,应该不会有人提出异议,毕竟他可是一个被印在1000日元钞票上的男人。

  

  和太宰治颓丧高冷的白猫性格不一样,夏目漱石更像一个温柔友善的狸花猫,他和猫的渊源不仅发生在生活中,而且还出现在他的经典作品里。

  在他的妻子夏目镜子口述的书籍中,夏目漱石在家中确实养了一只猫,那是一只“全身偏黑的灰色中带些虎斑纹,咋一看很像黑猫”的猫。从他对待这个猫的态度就能看出他内心柔软的一面。

  这只让人生气又劳神的猫原本只是误闯入家中,但在夏目镜子多次驱赶之后却又重新跑回家里,夏目漱石听说后生出同情之心,说“既然这样想进这个家,就随它好了”。

  

  ▲电影《夏目漱石之妻》

  这成了夏目漱石猫奴生活的开始,除此外,还为他最输送了不少写作灵感,比如猫在厨房偷吃孩子们吃剩的杂煮年糕,这些有趣的小事也被完整写进了他的书中(《我是猫》)。在这只猫去世后,夏目漱石在墓碑上题了一句悼词:“从此黄泉夜,炯炯若闪电”,甚至在每年的9月13日还会为它举办祭奠仪式。

  一个作家爱宠物的极致,大概就是像夏目漱石这样,爱它,就把它写进小说里。

  夏目漱石爱猫,甚至把它写成小说里的主角。他在经典著作《我是猫》里独辟蹊径,用猫的双眼去观察人类社会,比如,它观察到的人类是这样的——

  “对主人来说,书不是用来读的,而是用来催眠的。书就是印刷出来的催眠药。”

  除此外,还通过猫之口道出二十世纪初日本中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和生活,辛辣讽刺却又风趣幽默,“遍观人世间,往往越无能无才的小人,越是肆意妄为,削尖脑袋想要爬上无法胜任其职的位子。”

  

  “猫如人,人如猫”,猫的性格,有时候就是人的性格,在猫的身上,往往我们能看到不一样的自己,它的出现,是治愈人心的存在,也是让生活变得丰富多彩的开始,以日本著名作家太宰治、夏目漱石为灵感,新周刊推出了两款【日本文学家系列手机壳】,希望能为你的生活创造新的艺术灵感。

  

  以文学家为灵感,融合和风元素

  我们特意邀请了擅长刻画人物形象的 新锐插画师Asch修 对太宰治和夏目漱石进行猫系形象的创作,让猫和文学家的形象无缝贴合,通过猫的形象还原文学家的神态神情以及他们所处的时代。

  

  太宰治猫系手机壳蕴含 浓重的和风元素 :

  以太宰治出生地青森县的岩木山为背景,色彩艳丽的樱花大片盛放,猫系形象的太宰治穿着华贵的和服,手执小扇,高冷而清醒地审视这个世界,就像他在文学作品中所说的“不要可怜自己,若是可怜自己,人生便是一场永无终结的恶梦。”

  

  夏目漱石猫系手机壳以淡紫作为底色,主体形象上保留了夏目漱石标志性的胡子以及他照片中常出现的笔挺西装。 风也温柔的夜晚,低头细嗅玫瑰的猫,一切都是恰到好处的浪漫。

  

  进口机器印制,特制浮雕工艺

  图案 采用进口印刷机器印制 ,无论是绚烂的樱花、华贵的和服还是热烈的玫瑰都能高精度地还原插画的色彩。透过它,仿佛能看到那个时代文学家传达给这个世界的精神。

  

  产品 特制浮雕工艺 ,让它拥有立体的手感,不仅防滑,而且能真切地触摸到插画师的每一道笔触。

  

  为了同时满足坚固防摔、印刷精细和手感舒适,手机壳采用的是 背面PC,侧边TPU 的材质,在美观的同时也让手机的每一个角落都得到保护。

  

  【新品上市】 58元包邮

  

  

  

  

  

  

  

  日本人爱猫,那真是出了名的。

  你可能不敢想象在播放新闻节目时,画面里突然出现一只猫在严肃的镜头前卖萌,它一边在镜头前舔舐身上的毛,还一边霸占着C位抢镜。但在日本,这一切皆有可能。

  日本人爱猫到了什么程度?

  猫咪咖啡馆、猫咪书店、猫岛、猫咪主题餐厅,这些无处不在的“吸猫”场所足以证明日本人爱猫的热潮,还有动画电影里数之不尽的猫咪动漫形象,正所谓“流水的动漫,铁打的猫咪”。

  

  日本人爱猫,其实也是在爱自己,他们认为自己在性格上与猫有很多共通点,他们通过猫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

  如果我们把目光放在日本著名作家太宰治和夏目漱石身上,我们会发现在日本大文豪身上,就隐藏着猫一样的性格。

  

  如果把太宰治比喻成猫,那他一定是性格高冷,丧并积极着的白猫。

  白猫的性格一直是谜一样的存在,有人说它软糯黏人,也有人说它性子烈,高冷孤僻不易信任人。显然,太宰治是属于其中的后者。

  很多人知道太宰治的名字都离不开那一句刷遍社交软件签名的句子“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也由此为他贴上了“丧系文学家”的标签,但其实这句话并非他的原创,这句话出自寺内寿太郎的作品,太宰治只是在短篇小说《二十世纪旗手》中借用此句作为副标题。

  

  很多人对太宰治的了解,或许就像这一句被误解的话一样,常常只见其一,不见其二。如果把太宰治的成长经历摊开来看,你会发现他性格里并不只有我们所熟知的那一面。

  像白猫一样敏感孤僻的性格,在他幼年时期已经初露端倪。太宰治出生自青森县的名门,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父亲曾担任日本贵族院的议员,他从小就居住在豪宅之中,但他却这么评价自己的出身——

  我的家族并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真正贵族背景和有声望的家谱,实在就是一个俗气的、普通的暴发户地主,我就是一个没有多少智慧,只懂吃饱喝足就好的贫农的子孙罢了。

  也是由于家庭环境的原因,他的生活并没有像寻常人一般的自在,甚至生活得小心翼翼。

  在《人间失格》里他曾写到“用餐的房间有些昏暗,吃午饭时只见十几个人全都一声不响的嚼着饭粒,那情形总让我不寒而栗……以至我对用餐时刻充满了恐惧。”

  

  ▲《人间失格》电影

  但他也曾有过少年热血的时刻,那是太宰治不曾为人熟知的另一面。

  这一切要从他成为一个狂热的追星族开始说起,他喜欢上了一个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沉迷在“偶像”魅力无法自拔的他不仅会像少女一样在高中笔记上写满芥川龙之介的名字,而且还会模仿他的拍照pose,对着镜头酷酷地比出一个帅气的姿势,甚至在写作上也得以看出偶像对他的影响。

  

  那是一个热血的少年太宰治,在青森县的读者见面会上,少年太宰治终于得以见到自己崇拜的偶像,但就在两个月后,1927年7月,芥川龙之介自杀了。对太宰治来说,这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太宰治一生曾自杀五次,有人说此举是在致敬偶像芥川龙之介,但这也是由他性格决定的。太宰治在《晚年》里写道:“想着去死来着,可今年正月从别人那拿到一套和服。算是压岁钱吧。麻质。鼠灰色细条纹花色。是适合夏天的和服。所以还是先活到夏天吧。”

  

  你看,他谈论死亡,就像在谈论今天的天气怎么样,酒多少钱一斤,让他活到夏天的理由,仅是源于一件适合夏天的和服。

  像白猫一样敏感、高冷、颓丧,是太宰治悲剧人生的源头,却也是他思想迷人闪耀的地方。

  

  2000年,日本《朝日新闻》曾经发起一个调查“一千年来最受欢迎的日本文学家”,在收集到的两万多张选票中,夏目漱石以3516票登顶榜首,比第二名紫式部高出了359票。

  如果把夏目漱石称为日本国民度最高的文学家之一,应该不会有人提出异议,毕竟他可是一个被印在1000日元钞票上的男人。

  

  和太宰治颓丧高冷的白猫性格不一样,夏目漱石更像一个温柔友善的狸花猫,他和猫的渊源不仅发生在生活中,而且还出现在他的经典作品里。

  在他的妻子夏目镜子口述的书籍中,夏目漱石在家中确实养了一只猫,那是一只“全身偏黑的灰色中带些虎斑纹,咋一看很像黑猫”的猫。从他对待这个猫的态度就能看出他内心柔软的一面。

  这只让人生气又劳神的猫原本只是误闯入家中,但在夏目镜子多次驱赶之后却又重新跑回家里,夏目漱石听说后生出同情之心,说“既然这样想进这个家,就随它好了”。

  

  ▲电影《夏目漱石之妻》

  这成了夏目漱石猫奴生活的开始,除此外,还为他最输送了不少写作灵感,比如猫在厨房偷吃孩子们吃剩的杂煮年糕,这些有趣的小事也被完整写进了他的书中(《我是猫》)。在这只猫去世后,夏目漱石在墓碑上题了一句悼词:“从此黄泉夜,炯炯若闪电”,甚至在每年的9月13日还会为它举办祭奠仪式。

  一个作家爱宠物的极致,大概就是像夏目漱石这样,爱它,就把它写进小说里。

  夏目漱石爱猫,甚至把它写成小说里的主角。他在经典著作《我是猫》里独辟蹊径,用猫的双眼去观察人类社会,比如,它观察到的人类是这样的——

  “对主人来说,书不是用来读的,而是用来催眠的。书就是印刷出来的催眠药。”

  除此外,还通过猫之口道出二十世纪初日本中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和生活,辛辣讽刺却又风趣幽默,“遍观人世间,往往越无能无才的小人,越是肆意妄为,削尖脑袋想要爬上无法胜任其职的位子。”

  

  “猫如人,人如猫”,猫的性格,有时候就是人的性格,在猫的身上,往往我们能看到不一样的自己,它的出现,是治愈人心的存在,也是让生活变得丰富多彩的开始,以日本著名作家太宰治、夏目漱石为灵感,新周刊推出了两款【日本文学家系列手机壳】,希望能为你的生活创造新的艺术灵感。

  

  以文学家为灵感,融合和风元素

  我们特意邀请了擅长刻画人物形象的 新锐插画师Asch修 对太宰治和夏目漱石进行猫系形象的创作,让猫和文学家的形象无缝贴合,通过猫的形象还原文学家的神态神情以及他们所处的时代。

  

  太宰治猫系手机壳蕴含 浓重的和风元素 :

  以太宰治出生地青森县的岩木山为背景,色彩艳丽的樱花大片盛放,猫系形象的太宰治穿着华贵的和服,手执小扇,高冷而清醒地审视这个世界,就像他在文学作品中所说的“不要可怜自己,若是可怜自己,人生便是一场永无终结的恶梦。”

  

  夏目漱石猫系手机壳以淡紫作为底色,主体形象上保留了夏目漱石标志性的胡子以及他照片中常出现的笔挺西装。 风也温柔的夜晚,低头细嗅玫瑰的猫,一切都是恰到好处的浪漫。

  

  进口机器印制,特制浮雕工艺

  图案 采用进口印刷机器印制 ,无论是绚烂的樱花、华贵的和服还是热烈的玫瑰都能高精度地还原插画的色彩。透过它,仿佛能看到那个时代文学家传达给这个世界的精神。

  

  产品 特制浮雕工艺 ,让它拥有立体的手感,不仅防滑,而且能真切地触摸到插画师的每一道笔触。

  

  为了同时满足坚固防摔、印刷精细和手感舒适,手机壳采用的是 背面PC,侧边TPU 的材质,在美观的同时也让手机的每一个角落都得到保护。

  

  【新品上市】 58元包邮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日本人爱猫,那真是出了名的。

  你可能不敢想象在播放新闻节目时,画面里突然出现一只猫在严肃的镜头前卖萌,它一边在镜头前舔舐身上的毛,还一边霸占着C位抢镜。但在日本,这一切皆有可能。

  日本人爱猫到了什么程度?

  猫咪咖啡馆、猫咪书店、猫岛、猫咪主题餐厅,这些无处不在的“吸猫”场所足以证明日本人爱猫的热潮,还有动画电影里数之不尽的猫咪动漫形象,正所谓“流水的动漫,铁打的猫咪”。

  

  日本人爱猫,其实也是在爱自己,他们认为自己在性格上与猫有很多共通点,他们通过猫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

  如果我们把目光放在日本著名作家太宰治和夏目漱石身上,我们会发现在日本大文豪身上,就隐藏着猫一样的性格。

  

  如果把太宰治比喻成猫,那他一定是性格高冷,丧并积极着的白猫。

  白猫的性格一直是谜一样的存在,有人说它软糯黏人,也有人说它性子烈,高冷孤僻不易信任人。显然,太宰治是属于其中的后者。

  很多人知道太宰治的名字都离不开那一句刷遍社交软件签名的句子“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也由此为他贴上了“丧系文学家”的标签,但其实这句话并非他的原创,这句话出自寺内寿太郎的作品,太宰治只是在短篇小说《二十世纪旗手》中借用此句作为副标题。

  

  很多人对太宰治的了解,或许就像这一句被误解的话一样,常常只见其一,不见其二。如果把太宰治的成长经历摊开来看,你会发现他性格里并不只有我们所熟知的那一面。

  像白猫一样敏感孤僻的性格,在他幼年时期已经初露端倪。太宰治出生自青森县的名门,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父亲曾担任日本贵族院的议员,他从小就居住在豪宅之中,但他却这么评价自己的出身——

  我的家族并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真正贵族背景和有声望的家谱,实在就是一个俗气的、普通的暴发户地主,我就是一个没有多少智慧,只懂吃饱喝足就好的贫农的子孙罢了。

  也是由于家庭环境的原因,他的生活并没有像寻常人一般的自在,甚至生活得小心翼翼。

  在《人间失格》里他曾写到“用餐的房间有些昏暗,吃午饭时只见十几个人全都一声不响的嚼着饭粒,那情形总让我不寒而栗……以至我对用餐时刻充满了恐惧。”

  

  ▲《人间失格》电影

  但他也曾有过少年热血的时刻,那是太宰治不曾为人熟知的另一面。

  这一切要从他成为一个狂热的追星族开始说起,他喜欢上了一个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沉迷在“偶像”魅力无法自拔的他不仅会像少女一样在高中笔记上写满芥川龙之介的名字,而且还会模仿他的拍照pose,对着镜头酷酷地比出一个帅气的姿势,甚至在写作上也得以看出偶像对他的影响。

  

  那是一个热血的少年太宰治,在青森县的读者见面会上,少年太宰治终于得以见到自己崇拜的偶像,但就在两个月后,1927年7月,芥川龙之介自杀了。对太宰治来说,这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太宰治一生曾自杀五次,有人说此举是在致敬偶像芥川龙之介,但这也是由他性格决定的。太宰治在《晚年》里写道:“想着去死来着,可今年正月从别人那拿到一套和服。算是压岁钱吧。麻质。鼠灰色细条纹花色。是适合夏天的和服。所以还是先活到夏天吧。”

  

  你看,他谈论死亡,就像在谈论今天的天气怎么样,酒多少钱一斤,让他活到夏天的理由,仅是源于一件适合夏天的和服。

  像白猫一样敏感、高冷、颓丧,是太宰治悲剧人生的源头,却也是他思想迷人闪耀的地方。

  

  2000年,日本《朝日新闻》曾经发起一个调查“一千年来最受欢迎的日本文学家”,在收集到的两万多张选票中,夏目漱石以3516票登顶榜首,比第二名紫式部高出了359票。

  如果把夏目漱石称为日本国民度最高的文学家之一,应该不会有人提出异议,毕竟他可是一个被印在1000日元钞票上的男人。

  

  和太宰治颓丧高冷的白猫性格不一样,夏目漱石更像一个温柔友善的狸花猫,他和猫的渊源不仅发生在生活中,而且还出现在他的经典作品里。

  在他的妻子夏目镜子口述的书籍中,夏目漱石在家中确实养了一只猫,那是一只“全身偏黑的灰色中带些虎斑纹,咋一看很像黑猫”的猫。从他对待这个猫的态度就能看出他内心柔软的一面。

  这只让人生气又劳神的猫原本只是误闯入家中,但在夏目镜子多次驱赶之后却又重新跑回家里,夏目漱石听说后生出同情之心,说“既然这样想进这个家,就随它好了”。

  

  ▲电影《夏目漱石之妻》

  这成了夏目漱石猫奴生活的开始,除此外,还为他最输送了不少写作灵感,比如猫在厨房偷吃孩子们吃剩的杂煮年糕,这些有趣的小事也被完整写进了他的书中(《我是猫》)。在这只猫去世后,夏目漱石在墓碑上题了一句悼词:“从此黄泉夜,炯炯若闪电”,甚至在每年的9月13日还会为它举办祭奠仪式。

  一个作家爱宠物的极致,大概就是像夏目漱石这样,爱它,就把它写进小说里。

  夏目漱石爱猫,甚至把它写成小说里的主角。他在经典著作《我是猫》里独辟蹊径,用猫的双眼去观察人类社会,比如,它观察到的人类是这样的——

  “对主人来说,书不是用来读的,而是用来催眠的。书就是印刷出来的催眠药。”

  除此外,还通过猫之口道出二十世纪初日本中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和生活,辛辣讽刺却又风趣幽默,“遍观人世间,往往越无能无才的小人,越是肆意妄为,削尖脑袋想要爬上无法胜任其职的位子。”

  

  “猫如人,人如猫”,猫的性格,有时候就是人的性格,在猫的身上,往往我们能看到不一样的自己,它的出现,是治愈人心的存在,也是让生活变得丰富多彩的开始,以日本著名作家太宰治、夏目漱石为灵感,新周刊推出了两款【日本文学家系列手机壳】,希望能为你的生活创造新的艺术灵感。

  

  以文学家为灵感,融合和风元素

  我们特意邀请了擅长刻画人物形象的 新锐插画师Asch修 对太宰治和夏目漱石进行猫系形象的创作,让猫和文学家的形象无缝贴合,通过猫的形象还原文学家的神态神情以及他们所处的时代。

  

  太宰治猫系手机壳蕴含 浓重的和风元素 :

  以太宰治出生地青森县的岩木山为背景,色彩艳丽的樱花大片盛放,猫系形象的太宰治穿着华贵的和服,手执小扇,高冷而清醒地审视这个世界,就像他在文学作品中所说的“不要可怜自己,若是可怜自己,人生便是一场永无终结的恶梦。”

  

  夏目漱石猫系手机壳以淡紫作为底色,主体形象上保留了夏目漱石标志性的胡子以及他照片中常出现的笔挺西装。 风也温柔的夜晚,低头细嗅玫瑰的猫,一切都是恰到好处的浪漫。

  

  进口机器印制,特制浮雕工艺

  图案 采用进口印刷机器印制 ,无论是绚烂的樱花、华贵的和服还是热烈的玫瑰都能高精度地还原插画的色彩。透过它,仿佛能看到那个时代文学家传达给这个世界的精神。

  

  产品 特制浮雕工艺 ,让它拥有立体的手感,不仅防滑,而且能真切地触摸到插画师的每一道笔触。

  

  为了同时满足坚固防摔、印刷精细和手感舒适,手机壳采用的是 背面PC,侧边TPU 的材质,在美观的同时也让手机的每一个角落都得到保护。

  

  【新品上市】 58元包邮

  

  

  

  

  

  

  

  日本人爱猫,那真是出了名的。

  你可能不敢想象在播放新闻节目时,画面里突然出现一只猫在严肃的镜头前卖萌,它一边在镜头前舔舐身上的毛,还一边霸占着C位抢镜。但在日本,这一切皆有可能。

  日本人爱猫到了什么程度?

  猫咪咖啡馆、猫咪书店、猫岛、猫咪主题餐厅,这些无处不在的“吸猫”场所足以证明日本人爱猫的热潮,还有动画电影里数之不尽的猫咪动漫形象,正所谓“流水的动漫,铁打的猫咪”。

  

  日本人爱猫,其实也是在爱自己,他们认为自己在性格上与猫有很多共通点,他们通过猫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

  如果我们把目光放在日本著名作家太宰治和夏目漱石身上,我们会发现在日本大文豪身上,就隐藏着猫一样的性格。

  

  如果把太宰治比喻成猫,那他一定是性格高冷,丧并积极着的白猫。

  白猫的性格一直是谜一样的存在,有人说它软糯黏人,也有人说它性子烈,高冷孤僻不易信任人。显然,太宰治是属于其中的后者。

  很多人知道太宰治的名字都离不开那一句刷遍社交软件签名的句子“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也由此为他贴上了“丧系文学家”的标签,但其实这句话并非他的原创,这句话出自寺内寿太郎的作品,太宰治只是在短篇小说《二十世纪旗手》中借用此句作为副标题。

  

  很多人对太宰治的了解,或许就像这一句被误解的话一样,常常只见其一,不见其二。如果把太宰治的成长经历摊开来看,你会发现他性格里并不只有我们所熟知的那一面。

  像白猫一样敏感孤僻的性格,在他幼年时期已经初露端倪。太宰治出生自青森县的名门,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父亲曾担任日本贵族院的议员,他从小就居住在豪宅之中,但他却这么评价自己的出身——

  我的家族并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真正贵族背景和有声望的家谱,实在就是一个俗气的、普通的暴发户地主,我就是一个没有多少智慧,只懂吃饱喝足就好的贫农的子孙罢了。

  也是由于家庭环境的原因,他的生活并没有像寻常人一般的自在,甚至生活得小心翼翼。

  在《人间失格》里他曾写到“用餐的房间有些昏暗,吃午饭时只见十几个人全都一声不响的嚼着饭粒,那情形总让我不寒而栗……以至我对用餐时刻充满了恐惧。”

  

  ▲《人间失格》电影

  但他也曾有过少年热血的时刻,那是太宰治不曾为人熟知的另一面。

  这一切要从他成为一个狂热的追星族开始说起,他喜欢上了一个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沉迷在“偶像”魅力无法自拔的他不仅会像少女一样在高中笔记上写满芥川龙之介的名字,而且还会模仿他的拍照pose,对着镜头酷酷地比出一个帅气的姿势,甚至在写作上也得以看出偶像对他的影响。

  

  那是一个热血的少年太宰治,在青森县的读者见面会上,少年太宰治终于得以见到自己崇拜的偶像,但就在两个月后,1927年7月,芥川龙之介自杀了。对太宰治来说,这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太宰治一生曾自杀五次,有人说此举是在致敬偶像芥川龙之介,但这也是由他性格决定的。太宰治在《晚年》里写道:“想着去死来着,可今年正月从别人那拿到一套和服。算是压岁钱吧。麻质。鼠灰色细条纹花色。是适合夏天的和服。所以还是先活到夏天吧。”

  

  你看,他谈论死亡,就像在谈论今天的天气怎么样,酒多少钱一斤,让他活到夏天的理由,仅是源于一件适合夏天的和服。

  像白猫一样敏感、高冷、颓丧,是太宰治悲剧人生的源头,却也是他思想迷人闪耀的地方。

  

  2000年,日本《朝日新闻》曾经发起一个调查“一千年来最受欢迎的日本文学家”,在收集到的两万多张选票中,夏目漱石以3516票登顶榜首,比第二名紫式部高出了359票。

  如果把夏目漱石称为日本国民度最高的文学家之一,应该不会有人提出异议,毕竟他可是一个被印在1000日元钞票上的男人。

  

  和太宰治颓丧高冷的白猫性格不一样,夏目漱石更像一个温柔友善的狸花猫,他和猫的渊源不仅发生在生活中,而且还出现在他的经典作品里。

  在他的妻子夏目镜子口述的书籍中,夏目漱石在家中确实养了一只猫,那是一只“全身偏黑的灰色中带些虎斑纹,咋一看很像黑猫”的猫。从他对待这个猫的态度就能看出他内心柔软的一面。

  这只让人生气又劳神的猫原本只是误闯入家中,但在夏目镜子多次驱赶之后却又重新跑回家里,夏目漱石听说后生出同情之心,说“既然这样想进这个家,就随它好了”。

  

  ▲电影《夏目漱石之妻》

  这成了夏目漱石猫奴生活的开始,除此外,还为他最输送了不少写作灵感,比如猫在厨房偷吃孩子们吃剩的杂煮年糕,这些有趣的小事也被完整写进了他的书中(《我是猫》)。在这只猫去世后,夏目漱石在墓碑上题了一句悼词:“从此黄泉夜,炯炯若闪电”,甚至在每年的9月13日还会为它举办祭奠仪式。

  一个作家爱宠物的极致,大概就是像夏目漱石这样,爱它,就把它写进小说里。

  夏目漱石爱猫,甚至把它写成小说里的主角。他在经典著作《我是猫》里独辟蹊径,用猫的双眼去观察人类社会,比如,它观察到的人类是这样的——

  “对主人来说,书不是用来读的,而是用来催眠的。书就是印刷出来的催眠药。”

  除此外,还通过猫之口道出二十世纪初日本中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和生活,辛辣讽刺却又风趣幽默,“遍观人世间,往往越无能无才的小人,越是肆意妄为,削尖脑袋想要爬上无法胜任其职的位子。”

  

  “猫如人,人如猫”,猫的性格,有时候就是人的性格,在猫的身上,往往我们能看到不一样的自己,它的出现,是治愈人心的存在,也是让生活变得丰富多彩的开始,以日本著名作家太宰治、夏目漱石为灵感,新周刊推出了两款【日本文学家系列手机壳】,希望能为你的生活创造新的艺术灵感。

  

  以文学家为灵感,融合和风元素

  我们特意邀请了擅长刻画人物形象的 新锐插画师Asch修 对太宰治和夏目漱石进行猫系形象的创作,让猫和文学家的形象无缝贴合,通过猫的形象还原文学家的神态神情以及他们所处的时代。

  

  太宰治猫系手机壳蕴含 浓重的和风元素 :

  以太宰治出生地青森县的岩木山为背景,色彩艳丽的樱花大片盛放,猫系形象的太宰治穿着华贵的和服,手执小扇,高冷而清醒地审视这个世界,就像他在文学作品中所说的“不要可怜自己,若是可怜自己,人生便是一场永无终结的恶梦。”

  

  夏目漱石猫系手机壳以淡紫作为底色,主体形象上保留了夏目漱石标志性的胡子以及他照片中常出现的笔挺西装。 风也温柔的夜晚,低头细嗅玫瑰的猫,一切都是恰到好处的浪漫。

  

  进口机器印制,特制浮雕工艺

  图案 采用进口印刷机器印制 ,无论是绚烂的樱花、华贵的和服还是热烈的玫瑰都能高精度地还原插画的色彩。透过它,仿佛能看到那个时代文学家传达给这个世界的精神。

  

  产品 特制浮雕工艺 ,让它拥有立体的手感,不仅防滑,而且能真切地触摸到插画师的每一道笔触。

  

  为了同时满足坚固防摔、印刷精细和手感舒适,手机壳采用的是 背面PC,侧边TPU 的材质,在美观的同时也让手机的每一个角落都得到保护。

  

  【新品上市】 58元包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