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沽湖乡居生活之采蘑菇

  • 日期:07-29
  • 点击:(1478)


?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云南的七月,一场雨接着一场雨。土地被雨水浸润着,山上的各种菌子在雨的召唤下,纷纷钻出地面。

  村子里,开始陆续能见到背着一筐筐蘑菇从山上满载而归的人。

  除了在李同学家后院山上采过蘑菇,还没去大?山上采过。

  雨,每天晚上都会来报到。雨停,就开始心动了,想去山上采蘑菇。

  蘑菇每年生长在固定地点,去采蘑菇一定要找个熟悉地况的人带路才可以。于是,约上知晓蘑菇生长地点的二叔,带上小朋友,几个人一起出发。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路上山。

  上山不久,路渐渐不见了,几个人也分头去找蘑菇。

  我爬山向来是落在最后的那个,这次也不例外,孩子们已经跟着李同学跑到前面不见影子。我一个人慢慢走着,看这片人迹罕至的山林,觉得到处都很新奇,趁机享受下这难得的静逸。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知名的小鸟在树梢上叽叽喳喳,路上时时蹦出一些不知名的小花,虽小,却也婀娜多姿。用手机App软件扫一下,知道了它们叫毛地黄、细辛,都是可以入味的中药。还有一些小花,手机软件卡壳了,寻找不到名字。

  有那么一阵子,我竟然忘记了自己是要来采蘑菇的。山上以松树为主,间或有很多杜鹃树,春天杜鹃花开得季节一定很灿烂。

  因为空气过于纯净,松树上垂下很多当地人叫做“树胡子”的植被。给刻板的松树增加了很多生气。

  

  图片发自简书App

  随着爬得越来越高,脚下黄色的松针越来越厚。一些绿色的苔藓从松针下挤出来,争相恐后的看着这新鲜的世界。

  偶尔会在树下看到动物的粪便,好像才在这里经过不久似的,听说山上有麂子,但愿我们的到来不会打搅到它们。

  路上横躺着一些树干,上面长满了青苔,用棍子轻轻一拍那树干,竟然裂开,里面松软如土,有一些小生物在里面慌慌张张的躲闪,我赶紧把树皮又盖上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彻底忘记自己是来采蘑菇的,好像是为了看看这片空气都是香甜的有趣山林。回头望下去,在松枝中透出一抹蓝色的便是泸沽湖。如梦似幻。

  孩子的喊声把我叫回现实:“妈妈,快来,我们采到蘑菇了!”

  我一路拨着树枝过去,看他们采到的蘑菇。他们发现了一小片马路菌。拨开略微鼓起的松针,下面就是马路菌。采了大一点的,用松针把小不点盖上,等它长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因为这蘑菇采得太辛苦,李同学很舍不得离开那丛小蘑菇,说着:“我要拿床被子过来,睡在蘑菇旁边,看着它们长大。”终是恋恋不舍得离开。

  马路菌一般长在栎树下。看到栎树下的松针微微鼓起,拨开松针,下面可能就是马路菌了。

  马路菌是牛肝菌的一种,有些苦,用开水煮过后,可以和黄瓜或者辣椒拌在一起吃,很美味。马路菌的苦味,吃过会让人上瘾。

  几个人约着下山,在山下汇合。

  三婶采得蘑菇又多又大,一路上只有她上山不久,很快消失不见,原来是去采大蘑菇啦。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这个召集采蘑菇的人,一个蘑菇也没找到,却美滋滋的。

  几个人采的蘑菇放在一起,不多也不少,午餐可以做道菜。

  二叔总结说:“今年上山采蘑菇人的太多,山路上碰到好几个游客都来采蘑菇,还看到一个老乡背着半背篓蘑菇下山,咱们上午10点出门太晚了。”

  很多事,无所谓结果,过程才最有意思。

  96

  生凌君君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12.3

  2019.07.25 11:40*

  字数 1224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云南的七月,一场雨接着一场雨。土地被雨水浸润着,山上的各种菌子在雨的召唤下,纷纷钻出地面。

  村子里,开始陆续能见到背着一筐筐蘑菇从山上满载而归的人。

  除了在李同学家后院山上采过蘑菇,还没去大?山上采过。

  雨,每天晚上都会来报到。雨停,就开始心动了,想去山上采蘑菇。

  蘑菇每年生长在固定地点,去采蘑菇一定要找个熟悉地况的人带路才可以。于是,约上知晓蘑菇生长地点的二叔,带上小朋友,几个人一起出发。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路上山。

  上山不久,路渐渐不见了,几个人也分头去找蘑菇。

  我爬山向来是落在最后的那个,这次也不例外,孩子们已经跟着李同学跑到前面不见影子。我一个人慢慢走着,看这片人迹罕至的山林,觉得到处都很新奇,趁机享受下这难得的静逸。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知名的小鸟在树梢上叽叽喳喳,路上时时蹦出一些不知名的小花,虽小,却也婀娜多姿。用手机App软件扫一下,知道了它们叫毛地黄、细辛,都是可以入味的中药。还有一些小花,手机软件卡壳了,寻找不到名字。

  有那么一阵子,我竟然忘记了自己是要来采蘑菇的。山上以松树为主,间或有很多杜鹃树,春天杜鹃花开得季节一定很灿烂。

  因为空气过于纯净,松树上垂下很多当地人叫做“树胡子”的植被。给刻板的松树增加了很多生气。

  

  图片发自简书App

  随着爬得越来越高,脚下黄色的松针越来越厚。一些绿色的苔藓从松针下挤出来,争相恐后的看着这新鲜的世界。

  偶尔会在树下看到动物的粪便,好像才在这里经过不久似的,听说山上有麂子,但愿我们的到来不会打搅到它们。

  路上横躺着一些树干,上面长满了青苔,用棍子轻轻一拍那树干,竟然裂开,里面松软如土,有一些小生物在里面慌慌张张的躲闪,我赶紧把树皮又盖上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彻底忘记自己是来采蘑菇的,好像是为了看看这片空气都是香甜的有趣山林。回头望下去,在松枝中透出一抹蓝色的便是泸沽湖。如梦似幻。

  孩子的喊声把我叫回现实:“妈妈,快来,我们采到蘑菇了!”

  我一路拨着树枝过去,看他们采到的蘑菇。他们发现了一小片马路菌。拨开略微鼓起的松针,下面就是马路菌。采了大一点的,用松针把小不点盖上,等它长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因为这蘑菇采得太辛苦,李同学很舍不得离开那丛小蘑菇,说着:“我要拿床被子过来,睡在蘑菇旁边,看着它们长大。”终是恋恋不舍得离开。

  马路菌一般长在栎树下。看到栎树下的松针微微鼓起,拨开松针,下面可能就是马路菌了。

  马路菌是牛肝菌的一种,有些苦,用开水煮过后,可以和黄瓜或者辣椒拌在一起吃,很美味。马路菌的苦味,吃过会让人上瘾。

  几个人约着下山,在山下汇合。

  三婶采得蘑菇又多又大,一路上只有她上山不久,很快消失不见,原来是去采大蘑菇啦。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这个召集采蘑菇的人,一个蘑菇也没找到,却美滋滋的。

  几个人采的蘑菇放在一起,不多也不少,午餐可以做道菜。

  二叔总结说:“今年上山采蘑菇人的太多,山路上碰到好几个游客都来采蘑菇,还看到一个老乡背着半背篓蘑菇下山,咱们上午10点出门太晚了。”

  很多事,无所谓结果,过程才最有意思。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云南的七月,一场雨接着一场雨。土地被雨水浸润着,山上的各种菌子在雨的召唤下,纷纷钻出地面。

  村子里,开始陆续能见到背着一筐筐蘑菇从山上满载而归的人。

  除了在李同学家后院山上采过蘑菇,还没去大?山上采过。

  雨,每天晚上都会来报到。雨停,就开始心动了,想去山上采蘑菇。

  蘑菇每年生长在固定地点,去采蘑菇一定要找个熟悉地况的人带路才可以。于是,约上知晓蘑菇生长地点的二叔,带上小朋友,几个人一起出发。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路上山。

  上山不久,路渐渐不见了,几个人也分头去找蘑菇。

  我爬山向来是落在最后的那个,这次也不例外,孩子们已经跟着李同学跑到前面不见影子。我一个人慢慢走着,看这片人迹罕至的山林,觉得到处都很新奇,趁机享受下这难得的静逸。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知名的小鸟在树梢上叽叽喳喳,路上时时蹦出一些不知名的小花,虽小,却也婀娜多姿。用手机App软件扫一下,知道了它们叫毛地黄、细辛,都是可以入味的中药。还有一些小花,手机软件卡壳了,寻找不到名字。

  有那么一阵子,我竟然忘记了自己是要来采蘑菇的。山上以松树为主,间或有很多杜鹃树,春天杜鹃花开得季节一定很灿烂。

  因为空气过于纯净,松树上垂下很多当地人叫做“树胡子”的植被。给刻板的松树增加了很多生气。

  

  图片发自简书App

  随着爬得越来越高,脚下黄色的松针越来越厚。一些绿色的苔藓从松针下挤出来,争相恐后的看着这新鲜的世界。

  偶尔会在树下看到动物的粪便,好像才在这里经过不久似的,听说山上有麂子,但愿我们的到来不会打搅到它们。

  路上横躺着一些树干,上面长满了青苔,用棍子轻轻一拍那树干,竟然裂开,里面松软如土,有一些小生物在里面慌慌张张的躲闪,我赶紧把树皮又盖上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彻底忘记自己是来采蘑菇的,好像是为了看看这片空气都是香甜的有趣山林。回头望下去,在松枝中透出一抹蓝色的便是泸沽湖。如梦似幻。

  孩子的喊声把我叫回现实:“妈妈,快来,我们采到蘑菇了!”

  我一路拨着树枝过去,看他们采到的蘑菇。他们发现了一小片马路菌。拨开略微鼓起的松针,下面就是马路菌。采了大一点的,用松针把小不点盖上,等它长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因为这蘑菇采得太辛苦,李同学很舍不得离开那丛小蘑菇,说着:“我要拿床被子过来,睡在蘑菇旁边,看着它们长大。”终是恋恋不舍得离开。

  马路菌一般长在栎树下。看到栎树下的松针微微鼓起,拨开松针,下面可能就是马路菌了。

  马路菌是牛肝菌的一种,有些苦,用开水煮过后,可以和黄瓜或者辣椒拌在一起吃,很美味。马路菌的苦味,吃过会让人上瘾。

  几个人约着下山,在山下汇合。

  三婶采得蘑菇又多又大,一路上只有她上山不久,很快消失不见,原来是去采大蘑菇啦。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这个召集采蘑菇的人,一个蘑菇也没找到,却美滋滋的。

  几个人采的蘑菇放在一起,不多也不少,午餐可以做道菜。

  二叔总结说:“今年上山采蘑菇人的太多,山路上碰到好几个游客都来采蘑菇,还看到一个老乡背着半背篓蘑菇下山,咱们上午10点出门太晚了。”

  很多事,无所谓结果,过程才最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