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沙俄敌寇数次侵犯大清疆土烧杀抢掠,清军久攻不下尸骨累累

  • 日期:08-24
  • 点击:(555)


小说:沙俄敌寇数次侵犯大清疆土烧杀抢掠,清军久攻不下尸骨累累

红霞渲染了紫禁城的大半边天,景山上大风凛冽。

永恩殿之外,康熙爷扶着冰冷的玉砌雕栏,一脸凝重的看着脚下的浩大皇城。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身长八尺、风姿特秀的将军来到康熙爷的身后,抱拳跪拜道:“吾皇万岁。”

“你来了,子清,平身吧,没有外人不用见外。”

“谢皇上。”

来者是銮仪卫总管大臣曹寅,从小天资聪慧,与纳兰公子一同被选进皇宫陪太子读书,三人一起长大是君臣,亦是兄弟。

“容若你我三人一起读书,一起诛杀鳌拜,一起出巡江南,一起抵御沙俄敌寇,可惜世事难料啊,如今已是阴阳两隔。”

曹寅听罢,早已是泪眼婆娑,思绪回到了当年一同抵御沙俄敌寇的峥嵘岁月。

多年前,沙俄频频侵犯大清国的疆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那时三人都是二十余岁的热血小青年,危难时刻,纳兰公子与曹寅主动请缨,率领三千八旗精锐之师,星夜前往驰援。

出征之夜,康熙爷赐予他们一柄尚方宝剑,凭着此剑可号令东北境内的所有军民,康熙爷还亲自送出征大军到皇城外。

大清国与沙俄边境上,浩荡黑龙江边,有一座孤城雅克萨城,沙俄敌寇一路南下攻克雅克萨城,掳掠妇女,杀人放火。

平日里沙俄敌寇抢完便走,可这次不一样了,他们盘踞在雅克萨城里,看架势是要割据于此,继续蚕食大清国疆土。

东北大地自太祖皇帝开始就实行封禁,如今已是山高林密,野兽横行。

纳兰公子率领大军到雅克萨城外的时候,大军折损过半,而城中俄军正是兵强马壮时,不可贸然进攻。

大军在雅克萨城外的一个山谷里驻扎下来,纳兰公子一边向宁古塔副都统萨布素搬救兵,一边与曹寅一同潜入雅克萨城中刺探军情。

雅克萨城三面环水,易守难攻,城门被沙俄守军死守,飞鸟都进不去。

纳兰公子与曹寅命人找来几艘小木筏,带上三五随从,深夜从暗河偷渡到城中。

城中宵禁,不见灯火极其昏暗,纳兰公子一行人偷偷靠近兵械库,发现库中鸟铳数百,竟有五门大炮,刀枪剑戟更是无数。

纳兰公子正要带人潜入兵械库烧毁大炮,却不料,被俄军暗哨发现,顿时灯火通明,几百个手持鸟铳的黄毛俄军将兵械库围住。

此时月明星稀,城墙之上突然一声雷响,顿时火光四射,纳兰公子的两个随从应声倒地,瞬间血肉模糊。

纳兰公子心中一惊,暗暗想到,没想到沙俄鸟铳的威力竟然如此巨大。

一个满脸黄毛长髯,怒目大如铜铃一般,身穿黑甲虎背熊腰的大将赫然站在城墙上,放枪的正是那人,据前几日搜集的情报,此人应该是雅克萨城督军托尔布津。

纳兰公子拔剑掀翻临近的俄军,曹寅等人夺下几支鸟枪,混战之中逃出了包围,窜入横七竖八的小巷子里,巷子里乌黑一片,俄军纵然神勇,自然难以追得上。

纳兰公子一行人躲在破屋里,换了当地居民的衣服,可雅克萨城里严行宵禁,他们几次试图出城,皆被巡夜的俄军发现,只好躲回破屋里休整,等天明了再做打算。

等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俄军人困马乏,纳兰公子与曹寅等人再次摸近兵械库,偷偷放了一把火,把大炮、鸟枪等烧了个精光。

天亮之后,俄军开始挨家挨户的打砸,搜寻纳兰公子一行人的下落。

俄军见找不到纳兰公子他们,于是逮了十几个民夫要杀人撒气,眼看俄军就要屠杀那些手无寸铁的民夫,纳兰公子发怒了,青筋暴起抽出长剑就要杀出去,却被曹寅等人按住。

此时,一阵哒哒的马蹄声传来,一个将军模样的人快马而来,身骑一匹浑身如赤红火炭的骏马,他喝退俄军,放走了无辜的民夫。

纳兰公子心里暗自纳闷,这将军身体纤弱,生得唇红齿白的,破有几分女人的姿色,俄军对他毕恭毕敬,看来是来历不凡。

曹寅也感到惊奇,俄军凶残是出了名的,没想到其中也有胸怀正气之人。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男人。”一个侍卫惊叹道。

纳兰公子拍了拍侍卫的肩膀,众人相顾会心一笑。

城中守卫森严,盘查比昨日更严苛了,满街都是纳兰公子与曹寅等人的通缉告示,已是插翅难飞。

众人商议了一番,决定让曹寅带人潜伏在城中做策应,纳兰公子独自出城与大军汇合,里应外合一举拿下雅克萨城。

纳兰公子乔装打扮成一个卖菜的老翁,来到守卫最弱的西门。

经过多次盘查后,眼看纳兰公子离出城只有一步之遥,可还是被一个眼尖的俄军认了出来。

那人高声一呼,所有俄军都向西门聚拢而来,纳兰公子抽出藏在菜筐底的长剑,一剑便封了那人的喉。

长剑飞舞,俄军满地尸首,这时人群中一声雷响,纳兰公子的长剑应声断成两截,手臂一麻,断剑脱落在地,是有人放黑枪,好在有惊无险刚好打在了长剑上。

俄军趁机围住了纳兰公子,危难之时,纳兰公子突然发力,一拳打翻捉他的人,用脚弹起地上的断剑,顺势接剑杀死靠近的俄军。

俄军见状皆面露惊恐之色,这时一辆马车冲入人群,把纳兰公子救上,马车横冲直撞,闯出了城门,还没等俄军反应过来,马车已经消失在了城外的丛林中。

马车飞驰了半个时辰,在离山谷不远的地方停下,纳兰公子起身正要拜谢救命之恩,却愣住了,驾马车的那人竟是搭救民夫的沙俄将军。

还没等纳兰公子开口,那人一脚把纳兰公子踢下马车,随即驾车消失在了苍茫大地上。

纳兰公子回到山谷之中,此时宁古塔副都统萨布素已经率领援军赶到。

萨布素生得虎背熊腰,怒目剑眉目光炯炯,满脸浓密长髯,发丝已有许些泛白。

东北大地四季严寒,将军帐前大风凛冽,帐内空气里充斥着怪异的气氛。

纳兰公子虽是主将,手持康熙爷御赐的尚方宝剑,可在萨布素等一众老将军眼里,纳兰公子只是一介舞文弄墨的书生。

萨布素不听纳兰公子的劝阻,执意要即刻攻城,萨布素镇守东北多年,战功累累,在军中有极大的威严,众多副将都随了他的意。

纳兰公子执拗不过,只好把调兵虎符交了出去。

雄浑的号角长鸣,日薄西山漫天是血红的夕阳,清军久攻不下,城前尸骨累累,萨布素差点被俄军的鸟枪所伤,这才鸣金收兵,撤回了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