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走出城门的那一刻他终于见识到了传说中的奇迹之城

  • 日期:08-29
  • 点击:(680)


  小说:当走出城门的那一刻他终于见识到了传说中的奇迹之城

  一道虹光从天际而来。

  玄幽王摊开手,光团之中,有一封信封。

  信的封面写着玄幽王亲启-陈之谦。

  玄幽王精神一震,撕开信封,看了起来。

  看过之后,过了很长才开口自语道:“或许只能如此了。”

  玄幽王闭上眼睛。

  黑岩大陆,情势越来越不乐观,清河国节节败退,深渊大军出现的实力越来越强大。

  各大家族已经尽起精锐,两大宗门也已经派出了高端战力,一场场荡气回肠的厮杀,无论输赢注定载入史册,被人们铭记。

  这天,一座大山之中,有光亮亮起,不过被外围的一层光罩及时挡住。

  几道身影先行踏出,紧接着便是五匹头颅硕大,长着蜥蜴头的生物并排着挤出光柱,在生物背上,有坐着一位身披漆黑盔甲的战士,战士面部半遮,只露出鼻子之上的部位,在每个战士的盔甲胸口位置上,都画着一个图案。

  图案是一朵盛开的黑色曼陀罗花,花朵上面悬浮着一把长剑,背后是一轮残阳。

  这是玄幽王独有的族徽。

  五只地甲兽走出来之后,又是同样的五只,一排又一排。

  在这之后,又是一对对士兵走出。

  很快大的像广场的空地上站了一群杀气凛然的家伙。

  当最后一位穿着铠甲的人影走出之后,传送法阵关闭,光芒消失。

  幽远侯再次来到了这里,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自己带来了一支铁血悍兵,这是玄幽王特意从驻地上调过来的一只军伍。

  一支不知道手上沾染了多少生命的死亡之师。

  一位穿着黑色衣服的童子出现在了幽远侯的身边。

  童子疲惫不堪,身子都有些模糊不清:“你终于来了,再不来,我就要消亡了。”

  幽远侯点了点头,“我回来了。”

  说完,在幽远侯的身后有一股气息在向着这边极速靠近,童子感受到了一股无喜无悲,厚实广大的气息。

  这便是焚天大陆的气息。

  ......

  玄幽王府,外边的议论无论多大,府内仍然一片安静,倒是夜君羽为了这事,没少在外边跟人争吵,有次还甚至差点打起来了。

  屋内,四个丫头已经彻底死心了,这都是命数啊,原本看她们满是羡慕的其他下人,此刻变成了同情,还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

  冬临这丫头每次看到这群人的嘴脸就一肚子火,连带着心里更加对夜君逸不满了。

  只不过该守的本分还是要牢牢记住,不然府内的大小管事都会让你知道什么叫规矩,什么叫礼数。

  夜君逸躺在床上,一脸呆滞,其实除了最开始的那几天有些迷糊这些天来他的意识无比清晰,耳力更是好的过分。

  身边甚至连屋外的碎碎细语都能听清楚。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无法完全掌控这具身体,只能做一些基本的动作,在别人看来就有些痴傻。

  夜君逸内心焦虑又毫无办法,自己就像被关在笼子里一般。

  这天四位丫鬟被严明叫了出去,之后回来,就开始收拾东西,夜君逸坐在床边看着四个少女忙碌的身子。

  “你...们...在...干嘛?”夜君逸艰难地说着,舌头像被人打了个结,难受得很。

  这几天来叶君逸做的只能是这些基本的沟通。

  春华对着夜君逸说道:“我们在收拾少爷的衣物,王爷已经替少爷找了一家大宗门,明天就能去了。”

  大宗门?夜君逸一愣,自己这几天根本就没怎么见到那个父亲,在最初的几天,自己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倒是来过几次,不过当时自己情况特殊,对那个男人的印象倒是一点不清楚。

  怎么突然就要把自己送走?

  夜君逸在心里思量着,在春华等人看来就是又一番呆傻模样。

  几位少女心里苦涩。

  不过还好,大管家刚才说了,这次少爷上山,自己几人也可以一起跟着上去,这倒让几人心中好受了些。

  那可是玄幽王儿子去的地方,大宗门啊,肯定很了不起,很厉害,想想都让人憧憬。

  身为婢女这辈子是都不可能进到宗门拜师学艺的,这还倒是托了夜君逸的福了。

  进了宗门要是能学得高深功法,到时候说不定就出人头地,不用待在这废柴少爷身边了。

  当然了这些弯弯肠子只能在心里想想,便是连最亲近的几位姐妹都说不得,只不过大家都心照不宣而已。

  又是一天过去了,这天夜君逸坐上一辆马车,带着春华秋实夏至冬临四个丫鬟从王府的一座侧门出去了。

  在前方赶车的是严明。

  身旁还跟着一位男子,男子身材高挑,脸庞俊逸,坐在一匹高头大马上,闭着眼睛,身子随着马背自然起伏。

  马车外表跟寻常马车差不多,只是更大,内部空间更加宽敞,而且马车行走在路上,内部一点不颠簸。

  一行人一大早就从王府默默出发,没人相送,玄幽王甚至连脸都没露一下,一切事宜全权交给了严明负责。

  本来这种护送的任务有身旁的男子在就行了,不过想想上次幽远侯带着叶君逸都能出事,自己还是小心为妙,于是严大管家最终还是决定自己亲自护送。

  这次叶君逸要去的宗门离京城不远,就在郊外地区,当然了不远是相对修行者而言,对于普通人来说,骑马都得好几天。

  马车出了城门,叶君逸掀开帘子向身后看去,这一看,夜君逸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眼中的震撼让原本呆滞的目光都变得有些神采了。

  在少年身后,是一座高达百丈的城墙,城墙之上是一排排黑漆漆的大炮,便是城门都大的夸张,在城门上面,挂着一颗巨大无比,头生双角的头颅。

  头颅睁着眼睛,眼中还有着神采,便是离得这么远了,都能清晰地看到那双暴虐的眼珠子。

  里边似乎有着无边血海。

  而最让夜君逸心中澎湃的,是这整座城池,居然是浮在半空之中。

  这是一座漂浮的大得难以想象的城池。

  这是一座天空之城。

  这便是传说中的奇迹之城!

  他的眼里只有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