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所说经》讲解——问答之简单地就发现执著】

  • 日期:08-26
  • 点击:(669)


  【《维摩诘所说经》讲解——问答之简单地就发现执著】

  提问:有时候都不会发现自己陷入执著中,有什么简单的方法看出来?

  回答:其实这个简单的方法该怎么说呢,就是你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或者你在还没有采取行动之前先做思考的时候,你大概会有一个结论,对吗?当你有了结论之后,你就会想办法采取行动去把它付诸于实际。不管你是出现了结论,还是准备要采取行动,在这些环节里面,你要随时随地给自己一个提醒:是不是非得要这样?有没有另外的一种途径?只要你能够记得提出这么样的一个问题,估计你的执著,就不会多么强烈。

  是不是一定要这么样做?比方说修行,“我是不是一定要,或者说只能够走这条路?”你要问自己。念经、诵咒、磕头、朝拜等等,或者参加什么样的法会等等,“是不是一定只能这样?”如果不是,“那我有没有可能在目前的这样一个时间、地点、场合、人物,以及事件的背景条件约束下,我换一种方式,或者换一个方法?”

  同样的道理,世间的事情也是一样。处理某个事情,“我是不是一定只能够这样?”比如说很多时候男女谈恋爱,就像《入菩萨行论》里面讲的,一个男的,发现一个女的,“我一定要娶她,我不娶她,我就活不成了”等等。然后家人说“哎呀!这个女的的确很好,但是可能有一点点其它的原因,你没有办法娶到她。我们给你找另外一个女的,也不比她差,行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找她!”然后就可能要喝药啊、上吊啊、撒泼打滚啊等等。为什么呢?公子哥嘛!一定要让家人把她给娶过来。《入菩萨行论》里面有这样的一些简单的思维方式和过程。可是如果这个人学会了问自己“我是不是非得要娶她?是不是我不娶她我就活不了?”诶!假如说他会问的话,估计这个答案就会变喽!

  那《入菩萨行论》是那么样讲的。那我们现在呢,我们谈恋爱的时候,“我这一辈子,一定不结婚!我为了修行,我就不结婚!”那好,你问问自己“你是不是真的为了修行?”“是不是一定只能够独身,才可以修行呢?”可能这样一问之后,你这个问题的答案马上就会变了。

  然后,“我如果要结婚,我一定要找什么什么样的人!找到这样的人之后,我才跟他结婚,才能够跟他一起做伴侣、一起修行!”可是如果你问问“是不是一定只能够这样呢?”也许答案就又变了。

  任何的事情,都是可以的。关键在于,你能不能够把握住你所适宜的那种善巧。比如我们曾经举过一个例子,我们要学孔方兄——铜钱。什么叫孔方呢?外面是圆的,里面是方的。外面是圆的,所以,它就可以适合于在任何环境下,没有棱角地去融汇于外面的对境;里面是方的,就是自己最基本的底线,不会被抹杀掉。

  比如说,我们现在已经认定了要修行,那好,只要能够修行,外面稍微一点点的变化,可以的、接受的。如果条件许可的话,我可以把里面的那个方,扩展得大一点,越来越接近于外面的那个圆;如果条件不许可,那我的这个方就稍微小一点。只要我这个方一直还在,只要我一直还在修,不怕!如果纯粹是个方,并没有圆,那你在哪里都格格不入,障碍就会很大!如果纯粹只是个圆,随波逐流,没有一点点自己的底线,那你就永远没有修行的机会!只有你学会了有圆有方——孔方,而且原则在里面,不一定非得要让别人接触到,不一定非得要让别人发现到自己是一个学佛的,然后就整天道貌岸然的样子,手里拿个念珠,脖子上挂个念珠,整天见了面就阿弥陀佛、吉祥、佛加持你、佛保佑你等等,那所有人就都会很惧怕你、很远离你!

  只要你学会问自己这么一两句“我是不是一定要这样?只有这样才能够叫做修行?”那你很快就会明白,原来自己很多的事情都是执著于那个外相。而那个外相,并不叫真修行!外相是做给别人看的,但你的修行并不是为了做给别人看才修的!你的修行是真正地要让自己得到离苦得乐的这么样一种结果嘛,跟你的形象表现如何是没有太大关系的!

  如果你纯粹执著于外面的形象的话,可能你所有的修行,从发心,到回向,就全都到了“别人怎么看我”上,那就完了!那你纯粹就不是在修你自己,也不是在利益众生,你纯粹就只是在满足别人对自己的观感!那你说你修什么呢?你根本就没修嘛!

  所以,“梦敏”问的这个问题,如果把它再重复一下的话,其实就是一个答案:发现自己执著的唯一办法就是在任何时候问自己“是不是一定只能这么样去想,只能这么样去做?”

  如果能够记住这一点,我估计,大家还是会比较容易发现自己是不是陷入执著的。一旦发现了,采取行动去改变它,去放松这个执著,也就不难了。

  提问:虚云法师这个例子?

  回答:从虚云法师的年谱里面来看,从虚云法师的历史来看,的确,他是非常非常坚持的人。他的坚持,体现在这样的事实上:不结婚;结婚以后,不同房;坚决出家;他出家以后,两个老婆也跟他出家。

  你可以去发现,有很多很多人都曾有过类似的行为。但是有了一个比较好的结果的,像虚云法师这样的结果的,就他一个吧——至少我们现在知道的啊。大多数人,可能坚持到一半,就坚持不下去了;可能坚持到比一半还多一点,最后真出家了,可是也没咋样。

  人和人是不同的!

  如果我们说得比较神秘一点的话,我们可以说,虚云老和尚是有非常大的根器、非常大的慧根的人,甚至就是古德再来的这样一个人。他的这种示现,是为了法的延续,尤其是法脉、法相上的延续。据说,曾经在解放后有一段时间,国家有意向要把佛教徒出家众的修行行为,变成一种工作行为。就相当于在普通的单位上班,早出晚归,晚上就回家去,白天就到寺庙中来,穿上出家人的衣服。这个计划是被谁否定的呢?就被一直活到百岁以上的这个虚云老和尚给否定了。虚云老和尚把这个事情否定之后,才圆寂了。算是保留下来了佛法传统在中国能够相对而言比较延续的这样一个维系,以至于到现在为止,还能够这样维系下去。

  而且虚云老和尚曾经还这么样说过“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才一直没死,才一直活着!”就这个意义上来讲,虚云老和尚就跟我们不一样!——我们现在说的这个话有一点点神秘啊。

  我们跟虚云老和尚不一样!我们现在是一个普通人,我们永远不要把自己看成是跟大德可以相比的一个人!他可以这么样处理,他可以把坏事变成好事,一家三口都出家,而且他还修成了;那两个老婆成了比丘尼之后,她们肯定修行也不差。我们呢,可能这个事情,不但自己也修不成;对象呢,可能也不会有一个很好的结果;附带着双方的家庭,附带着家庭周围各种各样的关系,全都会对佛法产生反面的观感!到最后,我们造成了的善业小、恶业巨大!我们千万不能够拿绝对的大德的那些行履,来作为自己行为一个的指标。

  藏语里面有这么样一个故事——其实是个谚语:悬崖两边,一个狮子、一个老虎,可以从这边轻轻地一跃,跳到那边去;可是,如果兔子、狐狸这样的小动物,跟着人家学,可能就只有摔死这一条路了,对吗?

  我们要选择适合我们这样的普通人、普通根器的人,可以去操作的一种修行的路子。而且,也许对我们来讲,不去绝对地选择那种非常坚持、非常固执的跟世间完完全全反着来的那条路,可能我们走得还会更顺畅一点,成就的机会可能还会更大一点。

  总之,给大家一个建议就是:稍微放松一点点,“这个事情是不是只能这么做,有没有第二种办法?”

  当然,这里要有一个基础啊!什么基础呢?一定是要朝向修行的这个目标一步一步地在往前走。如果丧失了这一点,最后连孔方的一点点的小小的方孔都没了,那就完全是另外的纯世间的事情了,就跟解脱没有关系了!

  欢迎直接转发。如欲摘录内文,还请不要私自改动!并请注明作者:贡绒埃萨(吴宁强)及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