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情缘】月下红雁(34)

  • 日期:08-11
  • 点击:(1708)


?

狸精讲述的故事当中,亦不知过了多少时候。

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常圆。

好一段无可奈何人生路!好一场儿女痴情幽幽梦!

骤然间,他眼前一片漆黑,只听震天雷响,周身赫然冒出许多夜叉、罗刹恶鬼,将其拖将下去。

王直吓得汗如雨下,失声喊叫:“仙姑救我!”

路,是真实的,切莫沉沦于幻梦之中。”

王直听了,如雷震一惊,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猛一睁眼,只见自己头戴枷锁,脚绑铁链,正被众官差拖出牢房。

此情此景,吓得王直一面挣扎,一面大叫:“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只听身边的官差衙役说:“头儿,太爷要见你,你有何冤屈,可当面向太爷澄清。”

王直神智仍是迷糊,惊愕环顾之际,突然间双眼发直,目不转睛的瞪着前方。

此时已是深夜,烛光跳动不休,在黑暗中摇曳,昏暗的光线下,眼前上挂“明镜高悬”金字匾额,郑太爷正坐于高台上,孟师爷侧坐在其身边。

王直心中起疑,栗栗危惧,他在衙门当差以来,从来没见过深夜升堂。

只听得郑太爷高声道:“凶犯王直,你是如何毒害红月楼的史可,又是如何毒害你的夫人宋氏,从实招来!”

王直急忙跪倒,大呼冤枉,高声道:“太爷!人不是我杀的!属下是被人陷害!请青天大老爷明察!“

只见郑太爷脸色肃然,沉默半晌,闷声道:“此案证据确凿,人不是你杀的,是何人所为?你又为何出现在凶案现场?”

狸精和属下讲了一些关于这古庙的陈年往事,这故事的人与此案大有关联,若大人能先放了属下,属下必能将真凶缉拿归案!”

狸精缉拿归案?”

狸精是真是假,那古庙确实是一处旧宅,并非凶宅。古庙之所以流传了这么多的鬼神传说,是有人在故意散播谣言,混淆视听,意欲掩盖其不可告人的秘密!”

此言一出,郑太爷和孟师爷均是脸色微变,没有说话。但见孟师爷身子微微后倾,似在聆听着某人说话。

王直顺着孟师爷的身子探头望去,只见孟师爷身后坐着一个人,那人瞥了王直一眼,便对孟师爷附耳低言一番。

王直距离此人十步之遥,看不清其面容,依稀可见此人是一个须眉中年男子,华冠丽服,举止风流,手中拿着一柄白玉折扇。

孟师爷听罢,转头便向郑太爷低语一番。

只见郑太爷略一沉吟,突然直起身子,凝视住王直,低声道:“王捕头莫非听闻了什么事,亦或在古庙里见到了什么?”说着,他干咳了一声,语气阴阳古怪地道:“王捕头,此案非同小可,不是一般的凶案......这里面涉及的人,可是你一辈子都惹不起的......你若聪明,如实说来,你是否在古庙里发现了什么?本县保你性命无忧!“

王直听郑太爷话外之意,似乎查出真凶事小,而古庙里藏有的某个东西,才是郑太爷关心的。他迟疑了下,转瞬心中生出了七八个疑点,他直视住郑太爷的那张不阴不阳的脸,半晌无语,一只手不自禁的摸向胸口。

这一瞬之间,他不禁心中一阵惶急,那神像袖口中掉下来的书卷,并不在他身上。他心想,莫非掉在了牢房里?

郑太爷突然调门抬高,喝道:“你到底在白府发现了什么?

他一想到神像衣袖里掉下来的书卷,心里登时又惊骇又疑惑,随即镇定,向太爷叩头道:”启禀大人,小的家遭横祸,夫人惨死,至今仍悲愤难抑,心神恍惚。之前经历的是梦还是真,小的已分不清明。小的在那破庙之中并未见过任何人更未听闻任何事。只是那夜救火过于劳累,便睡在古庙之中。大人说的白府又是哪里?小的并不清楚。“

言毕,只见孟师爷又与身后那人低语几句,转头向郑太爷使了个眼色。

郑太爷当即心领神会,吩咐左右:”来啊,搜他全身!”

左右官差得令,上前便将王直浑身搜了个遍,回道:“回大人,什么都没有。“

郑太爷和师爷相互一视,略显迟疑,正在沉默之际,只见孟师爷身后那人突然站起身来,走上前凝重地道:“王直,你是怎么进去古庙的?”

王直一怔,抬头定睛一看,不禁脸色大变,汗水涔涔而下。这人他认得,正是雾城红月楼的东家,这一带最大的盐商,金家二爷金树田。

王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郑太爷和孟师爷,张皇回道:”小的习过武艺,那古庙围墙虽高,却奈何不了我。“

妖颇有渊源,亦或是她给了你什么好处?”

96

大石可金

0.1

2019.08.05 17:25*

字数 2083

狸精讲述的故事当中,亦不知过了多少时候。

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常圆。

好一段无可奈何人生路!好一场儿女痴情幽幽梦!

骤然间,他眼前一片漆黑,只听震天雷响,周身赫然冒出许多夜叉、罗刹恶鬼,将其拖将下去。

王直吓得汗如雨下,失声喊叫:“仙姑救我!”

路,是真实的,切莫沉沦于幻梦之中。”

王直听了,如雷震一惊,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猛一睁眼,只见自己头戴枷锁,脚绑铁链,正被众官差拖出牢房。

此情此景,吓得王直一面挣扎,一面大叫:“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只听身边的官差衙役说:“头儿,太爷要见你,你有何冤屈,可当面向太爷澄清。”

王直神智仍是迷糊,惊愕环顾之际,突然间双眼发直,目不转睛的瞪着前方。

此时已是深夜,烛光跳动不休,在黑暗中摇曳,昏暗的光线下,眼前上挂“明镜高悬”金字匾额,郑太爷正坐于高台上,孟师爷侧坐在其身边。

王直心中起疑,栗栗危惧,他在衙门当差以来,从来没见过深夜升堂。

只听得郑太爷高声道:“凶犯王直,你是如何毒害红月楼的史可,又是如何毒害你的夫人宋氏,从实招来!”

王直急忙跪倒,大呼冤枉,高声道:“太爷!人不是我杀的!属下是被人陷害!请青天大老爷明察!“

只见郑太爷脸色肃然,沉默半晌,闷声道:“此案证据确凿,人不是你杀的,是何人所为?你又为何出现在凶案现场?”

狸精和属下讲了一些关于这古庙的陈年往事,这故事的人与此案大有关联,若大人能先放了属下,属下必能将真凶缉拿归案!”

狸精缉拿归案?”

狸精是真是假,那古庙确实是一处旧宅,并非凶宅。古庙之所以流传了这么多的鬼神传说,是有人在故意散播谣言,混淆视听,意欲掩盖其不可告人的秘密!”

此言一出,郑太爷和孟师爷均是脸色微变,没有说话。但见孟师爷身子微微后倾,似在聆听着某人说话。

王直顺着孟师爷的身子探头望去,只见孟师爷身后坐着一个人,那人瞥了王直一眼,便对孟师爷附耳低言一番。

王直距离此人十步之遥,看不清其面容,依稀可见此人是一个须眉中年男子,华冠丽服,举止风流,手中拿着一柄白玉折扇。

孟师爷听罢,转头便向郑太爷低语一番。

只见郑太爷略一沉吟,突然直起身子,凝视住王直,低声道:“王捕头莫非听闻了什么事,亦或在古庙里见到了什么?”说着,他干咳了一声,语气阴阳古怪地道:“王捕头,此案非同小可,不是一般的凶案......这里面涉及的人,可是你一辈子都惹不起的......你若聪明,如实说来,你是否在古庙里发现了什么?本县保你性命无忧!“

王直听郑太爷话外之意,似乎查出真凶事小,而古庙里藏有的某个东西,才是郑太爷关心的。他迟疑了下,转瞬心中生出了七八个疑点,他直视住郑太爷的那张不阴不阳的脸,半晌无语,一只手不自禁的摸向胸口。

这一瞬之间,他不禁心中一阵惶急,那神像袖口中掉下来的书卷,并不在他身上。他心想,莫非掉在了牢房里?

郑太爷突然调门抬高,喝道:“你到底在白府发现了什么?

他一想到神像衣袖里掉下来的书卷,心里登时又惊骇又疑惑,随即镇定,向太爷叩头道:”启禀大人,小的家遭横祸,夫人惨死,至今仍悲愤难抑,心神恍惚。之前经历的是梦还是真,小的已分不清明。小的在那破庙之中并未见过任何人更未听闻任何事。只是那夜救火过于劳累,便睡在古庙之中。大人说的白府又是哪里?小的并不清楚。“

言毕,只见孟师爷又与身后那人低语几句,转头向郑太爷使了个眼色。

郑太爷当即心领神会,吩咐左右:”来啊,搜他全身!”

左右官差得令,上前便将王直浑身搜了个遍,回道:“回大人,什么都没有。“

郑太爷和师爷相互一视,略显迟疑,正在沉默之际,只见孟师爷身后那人突然站起身来,走上前凝重地道:“王直,你是怎么进去古庙的?”

王直一怔,抬头定睛一看,不禁脸色大变,汗水涔涔而下。这人他认得,正是雾城红月楼的东家,这一带最大的盐商,金家二爷金树田。

王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郑太爷和孟师爷,张皇回道:”小的习过武艺,那古庙围墙虽高,却奈何不了我。“

妖颇有渊源,亦或是她给了你什么好处?”

狸精讲述的故事当中,亦不知过了多少时候。

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常圆。

好一段无可奈何人生路!好一场儿女痴情幽幽梦!

骤然间,他眼前一片漆黑,只听震天雷响,周身赫然冒出许多夜叉、罗刹恶鬼,将其拖将下去。

王直吓得汗如雨下,失声喊叫:“仙姑救我!”

路,是真实的,切莫沉沦于幻梦之中。”

王直听了,如雷震一惊,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猛一睁眼,只见自己头戴枷锁,脚绑铁链,正被众官差拖出牢房。

此情此景,吓得王直一面挣扎,一面大叫:“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只听身边的官差衙役说:“头儿,太爷要见你,你有何冤屈,可当面向太爷澄清。”

王直神智仍是迷糊,惊愕环顾之际,突然间双眼发直,目不转睛的瞪着前方。

此时已是深夜,烛光跳动不休,在黑暗中摇曳,昏暗的光线下,眼前上挂“明镜高悬”金字匾额,郑太爷正坐于高台上,孟师爷侧坐在其身边。

王直心中起疑,栗栗危惧,他在衙门当差以来,从来没见过深夜升堂。

只听得郑太爷高声道:“凶犯王直,你是如何毒害红月楼的史可,又是如何毒害你的夫人宋氏,从实招来!”

王直急忙跪倒,大呼冤枉,高声道:“太爷!人不是我杀的!属下是被人陷害!请青天大老爷明察!“

只见郑太爷脸色肃然,沉默半晌,闷声道:“此案证据确凿,人不是你杀的,是何人所为?你又为何出现在凶案现场?”

狸精和属下讲了一些关于这古庙的陈年往事,这故事的人与此案大有关联,若大人能先放了属下,属下必能将真凶缉拿归案!”

狸精缉拿归案?”

狸精是真是假,那古庙确实是一处旧宅,并非凶宅。古庙之所以流传了这么多的鬼神传说,是有人在故意散播谣言,混淆视听,意欲掩盖其不可告人的秘密!”

此言一出,郑太爷和孟师爷均是脸色微变,没有说话。但见孟师爷身子微微后倾,似在聆听着某人说话。

王直顺着孟师爷的身子探头望去,只见孟师爷身后坐着一个人,那人瞥了王直一眼,便对孟师爷附耳低言一番。

王直距离此人十步之遥,看不清其面容,依稀可见此人是一个须眉中年男子,华冠丽服,举止风流,手中拿着一柄白玉折扇。

孟师爷听罢,转头便向郑太爷低语一番。

只见郑太爷略一沉吟,突然直起身子,凝视住王直,低声道:“王捕头莫非听闻了什么事,亦或在古庙里见到了什么?”说着,他干咳了一声,语气阴阳古怪地道:“王捕头,此案非同小可,不是一般的凶案......这里面涉及的人,可是你一辈子都惹不起的......你若聪明,如实说来,你是否在古庙里发现了什么?本县保你性命无忧!“

王直听郑太爷话外之意,似乎查出真凶事小,而古庙里藏有的某个东西,才是郑太爷关心的。他迟疑了下,转瞬心中生出了七八个疑点,他直视住郑太爷的那张不阴不阳的脸,半晌无语,一只手不自禁的摸向胸口。

这一瞬之间,他不禁心中一阵惶急,那神像袖口中掉下来的书卷,并不在他身上。他心想,莫非掉在了牢房里?

郑太爷突然调门抬高,喝道:“你到底在白府发现了什么?

他一想到神像衣袖里掉下来的书卷,心里登时又惊骇又疑惑,随即镇定,向太爷叩头道:”启禀大人,小的家遭横祸,夫人惨死,至今仍悲愤难抑,心神恍惚。之前经历的是梦还是真,小的已分不清明。小的在那破庙之中并未见过任何人更未听闻任何事。只是那夜救火过于劳累,便睡在古庙之中。大人说的白府又是哪里?小的并不清楚。“

言毕,只见孟师爷又与身后那人低语几句,转头向郑太爷使了个眼色。

郑太爷当即心领神会,吩咐左右:”来啊,搜他全身!”

左右官差得令,上前便将王直浑身搜了个遍,回道:“回大人,什么都没有。“

郑太爷和师爷相互一视,略显迟疑,正在沉默之际,只见孟师爷身后那人突然站起身来,走上前凝重地道:“王直,你是怎么进去古庙的?”

王直一怔,抬头定睛一看,不禁脸色大变,汗水涔涔而下。这人他认得,正是雾城红月楼的东家,这一带最大的盐商,金家二爷金树田。

王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郑太爷和孟师爷,张皇回道:”小的习过武艺,那古庙围墙虽高,却奈何不了我。“

妖颇有渊源,亦或是她给了你什么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