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这位院士:打破国外垄断,实现零的突破,还创下多个第一!

  • 日期:07-28
  • 点击:(1169)


?地震剖面、第一支海洋物探队……他为中国海底科学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金翔龙。

  

  从沙漠到海洋

  1934年11月,金翔龙出生在江苏省南京市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抗战烽火中,年幼的他跟随父母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民族的苦难使他心中深深种下爱国思想,在南京就读初中和高中时,他就积极参加进步组织,投身地下斗争。

路子对!''

  

  ''咬牙切齿''白手起家

  20世纪50年代,中国海洋科学研究的主要内容仅限于生物学,海洋地质科学是一块空白。1957年,金翔龙走进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中科院海洋研究所前身),面对我国海洋地质学科的一片空白,他决定白手起家。

  在童第周和曾呈奎两位大家的支持与指导下,金翔龙开始组建海洋地质实验室。这支队伍在1958年我国首次大规模近海综合调查——''全国海洋普查''中,起到了生力军作用。通过这次全国海洋普查,金翔龙参与组建了海洋地质调查青岛与广州两基地的地质实验室,组织编写了海洋地质调查与分析规范。

  20世纪50年代,国际形势紧张我国的石油资源及技术主要依赖苏联援助,但随着中苏关系的恶化,刚刚起步的中国工业遭受重创,几近瘫痪。金翔龙为了尽快在辽阔海洋中找到石油,为国分忧,翻阅大量文献,恶补数学、物理、无线电、工程机械、地球物理学等知识,马不停蹄地奔波于北京和青岛之间,调动一切力量,寻求地震勘探设备。终于在多方的努力下金翔龙调出了我国刚研制出来的第一台地震仪。

件恶劣,能够使用的工具和材料也很有限,但金翔龙他们的想法是无限的,土办法和新设备一起发挥着作用。

地震剖面(龙口—秦皇岛),实现了中国海上勘测''零的突破''。

  

  一心一意为国家

  金翔龙为我国海上油气勘探做出了重要贡献,在他的协助下,地质部组建了第一支海洋物探队。此外,1966年,他还助石油部进入渤海,全面推动了我国海底油气勘探工作的展开。1980年,金翔龙重点研究了冲绳海槽和东海陆架的地壳结构,对海槽的地壳性质、上地壳层演化、断裂作用、第三纪以来的构造发展和海槽南、北段的构造差异提出了新观点,编制出1∶200万比例尺的冲绳海槽构造图,为维护我国大陆架权益提供了重要依据。

  自1987年开始,金翔龙以中方首席专家的身份与德、法等国合作开展南海海底研究,获得了包括南海地壳构造、构造演化以及锰结核、富钴结壳等新型海底矿产的新发现、新认识,同时研究得出稀土含量已达到工业开采品位,具有重大的经济价值。

  在20世纪90年代前半期,金翔龙主持''八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大陆架及邻近海域勘查和资源远景评价研究》,编绘我国大陆架及邻近海域基础环境系列图,评价我国大陆架及邻近海域的生物资源与矿产资源,建立中国大陆架及邻近海域环境与资源信息库、划界数据与方法库,并按海洋法公约提出大陆架与邻近海域的各种划界方案,以支持我国的海洋管理、维护我国的海洋权益。这一项目获国家海洋局科技进步一等奖,金翔龙获国家''八五''科技攻关先进个人称号及奖章等。

  

  1990年,金翔龙受命代表我国出席联合国海底管理局和海洋法法庭筹委会会议,接受联合国技术专家组对我国东太平洋多金属结核矿区申请的技术审查。面对专家们苛刻的质疑与提问,金翔龙面对面与他们进行激烈的技术辩论,并与时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南丹进行多次单独谈判。经过连续五天五夜的奋战,应专家要求,陆续提出5种可供选择的矿区分配方案,最终为中国从联合国争得了15万平方公里的东太平洋理想矿区,为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国际海底先驱投资国作出了关键性的贡献。

  ''八五''期间,金翔龙主持国家海洋局承担国家重大专项《大洋多金属结核资源勘探开发》,在东太平洋海域,进行了大规模的大洋多金属结核矿区环境与资源勘查,获得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并取得一系列重要发现,最终在我国登记矿区(15万平方公里)内圈定出10.5万平方公里的勘探目标区,为最终圈定7.5万平方公里的富矿区奠定了可靠的基础。

  在金翔龙的领导下,国家海洋局海底科学重点实验室于2011年在西南印度洋圈定面积为1万平方公里的多金属硫化物合同区,于2014年又在西北太平洋获得面积为3000平方公里的富钴结壳合同区,使我国一举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在国际海底区域拥有''三种资源、三块矿区''的国家。

  进入21世纪,面对国家能源供应日趋紧张的严峻形势,金翔龙积极推动我国海底天然气水合物资源的勘探研究,并于2001年2月与戴金星院士共同主持了以''天然气水合物研究现状及我国的对策''为主题的第160次香山学术研讨会。随着天然气水合物国家专项的持续调查与研究,在我国南海北部陆坡天然气水合物勘探和资源评价方面取得重大成果,并成功获取了水合物实物样品。

  

  掌握技术,推动学科发展

  海洋的探测与开发非常依赖技术,金翔龙从困境中走出,深刻意识到掌握关键技术的重要性。早在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金翔龙就自己想方设法改装地震仪、研制水听器,组装海洋地震勘测系统,先后试验成功地震单点测量法和连续剖面测量法,为地质部和石油部的海上勘探提供了海洋地震工作方法与技术方面的重要经验。1960年,他提出剖面仪的设计思想,1969年至1972年参与研制海底静力触探仪和浅层剖面仪,形成仪器产品,并通过海上试验,为渤海''沙七井''处海底浅层结构及工程力学性质研究提供了重要参数。

  1978年至1981年,金翔龙在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组建了现代化的地球物理技术系统。以系统工程思想设计与主持组构''科学一号''调查船上三级计算机控制管理的地球物理采集系统,并在陆上建成陆基的数据处理(计算)中心。此外,他还建成古地磁、电子探针、X荧光能谱等试验室,为科学院系统的海洋工程勘测、海洋环境调查与海底科学研究奠定了雄厚的技术基础。

  1991年至1994年,金翔龙在国家海洋局组建现代化的海底探测与信息处理系统。1995至1996年,他协助中国大洋协会引进、组构多频、多波束和深海拖曳等现代化大型海底探测系统,并在筹建的海底科学重点实验室中组建与其相配套的图形、图像信息后处理系统。海底探测与信息处理系统是国家海洋局承担大洋海底勘探开发和大陆架专属经济区基础环境与资源评价等国家重大项目的支撑基础。

  1996年,在金翔龙大力推动下,海洋''863''项目启动,他主持的相关工作打破了国外软件的长期垄断。项目组开发出多波束探测实时监控和处理系统,自行设计研制了声学超短基线定位系统,并大大提高了多波束勘测技术精度。这些成果,对我国海底探测、海洋调查、海洋测绘和海底科学等行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我国海洋工程科技的发展起步晚,相关的国家层面的发展规划、顶层设计相对滞后,造成与国外发达国家近20年的差距。2009年和2011年,金翔龙两次主持中国工程院战略咨询项目《中国海洋工程科技中长期发展战略研究》的《中国海洋探测与装备发展战略研究》。他对国内外相关海洋工程科技及产业部门进行实地调研、考察,组织国内数十位专家学者进行详细论证,为我国海洋工程科技的中长期发展之路提供可借鉴的信息。

  海底科学具有多学科交叉的特性,1985年以来,金翔龙在国家海洋局系统将海洋地质、海洋地球物理和海洋地球化学等集成为一体,创建海底科学。1997年,国家海洋局海底科学重点实验室作为国家海洋局首批开放性重点实验室正式批准成立。目前,海底科学重点实验室已成为海底科学合作研究与交流的窗口和载体,为维护国家海洋权益、开发海底资源和发展深海探测技术提供科学支撑,为国家宏观决策提供了科学依据。

  

  如今,已是耄耋之年的他依然活跃在学术研究和工程生产第一线。今年4月,海岸带发展峰会暨南京师范大学海洋科学与工程学院揭牌仪式在南京师范大学举行,中国工程院院士金翔龙成立院士工作站,助力江苏建设海洋强省。金翔龙院士表示,将充分发挥院士工作站的创新引领作用,竭力提供支持与帮助,建设好海洋学科体系,办好海洋教育,繁荣江苏的海洋经济。

  ''我年逾八十,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候,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只想尽量多做点工作,为年轻人铺铺路,海洋广阔而精彩的舞台真正属于你们。''在金翔龙院士的心里,海洋永远是那么辽阔,他的追求、他的梦想,将会在中国一代又一代的海洋工作者的不懈努力中一步一步实现!

号,获取更多精彩资讯

南京师范大学官网、光明日报

地震剖面、第一支海洋物探队……他为中国海底科学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金翔龙。

  

  从沙漠到海洋

  1934年11月,金翔龙出生在江苏省南京市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抗战烽火中,年幼的他跟随父母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民族的苦难使他心中深深种下爱国思想,在南京就读初中和高中时,他就积极参加进步组织,投身地下斗争。

路子对!''

  

  ''咬牙切齿''白手起家

  20世纪50年代,中国海洋科学研究的主要内容仅限于生物学,海洋地质科学是一块空白。1957年,金翔龙走进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中科院海洋研究所前身),面对我国海洋地质学科的一片空白,他决定白手起家。

  在童第周和曾呈奎两位大家的支持与指导下,金翔龙开始组建海洋地质实验室。这支队伍在1958年我国首次大规模近海综合调查——''全国海洋普查''中,起到了生力军作用。通过这次全国海洋普查,金翔龙参与组建了海洋地质调查青岛与广州两基地的地质实验室,组织编写了海洋地质调查与分析规范。

  20世纪50年代,国际形势紧张我国的石油资源及技术主要依赖苏联援助,但随着中苏关系的恶化,刚刚起步的中国工业遭受重创,几近瘫痪。金翔龙为了尽快在辽阔海洋中找到石油,为国分忧,翻阅大量文献,恶补数学、物理、无线电、工程机械、地球物理学等知识,马不停蹄地奔波于北京和青岛之间,调动一切力量,寻求地震勘探设备。终于在多方的努力下金翔龙调出了我国刚研制出来的第一台地震仪。

件恶劣,能够使用的工具和材料也很有限,但金翔龙他们的想法是无限的,土办法和新设备一起发挥着作用。

地震剖面(龙口—秦皇岛),实现了中国海上勘测''零的突破''。

  

  一心一意为国家

  金翔龙为我国海上油气勘探做出了重要贡献,在他的协助下,地质部组建了第一支海洋物探队。此外,1966年,他还助石油部进入渤海,全面推动了我国海底油气勘探工作的展开。1980年,金翔龙重点研究了冲绳海槽和东海陆架的地壳结构,对海槽的地壳性质、上地壳层演化、断裂作用、第三纪以来的构造发展和海槽南、北段的构造差异提出了新观点,编制出1∶200万比例尺的冲绳海槽构造图,为维护我国大陆架权益提供了重要依据。

  自1987年开始,金翔龙以中方首席专家的身份与德、法等国合作开展南海海底研究,获得了包括南海地壳构造、构造演化以及锰结核、富钴结壳等新型海底矿产的新发现、新认识,同时研究得出稀土含量已达到工业开采品位,具有重大的经济价值。

  在20世纪90年代前半期,金翔龙主持''八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大陆架及邻近海域勘查和资源远景评价研究》,编绘我国大陆架及邻近海域基础环境系列图,评价我国大陆架及邻近海域的生物资源与矿产资源,建立中国大陆架及邻近海域环境与资源信息库、划界数据与方法库,并按海洋法公约提出大陆架与邻近海域的各种划界方案,以支持我国的海洋管理、维护我国的海洋权益。这一项目获国家海洋局科技进步一等奖,金翔龙获国家''八五''科技攻关先进个人称号及奖章等。

  

  1990年,金翔龙受命代表我国出席联合国海底管理局和海洋法法庭筹委会会议,接受联合国技术专家组对我国东太平洋多金属结核矿区申请的技术审查。面对专家们苛刻的质疑与提问,金翔龙面对面与他们进行激烈的技术辩论,并与时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南丹进行多次单独谈判。经过连续五天五夜的奋战,应专家要求,陆续提出5种可供选择的矿区分配方案,最终为中国从联合国争得了15万平方公里的东太平洋理想矿区,为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国际海底先驱投资国作出了关键性的贡献。

  ''八五''期间,金翔龙主持国家海洋局承担国家重大专项《大洋多金属结核资源勘探开发》,在东太平洋海域,进行了大规模的大洋多金属结核矿区环境与资源勘查,获得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并取得一系列重要发现,最终在我国登记矿区(15万平方公里)内圈定出10.5万平方公里的勘探目标区,为最终圈定7.5万平方公里的富矿区奠定了可靠的基础。

  在金翔龙的领导下,国家海洋局海底科学重点实验室于2011年在西南印度洋圈定面积为1万平方公里的多金属硫化物合同区,于2014年又在西北太平洋获得面积为3000平方公里的富钴结壳合同区,使我国一举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在国际海底区域拥有''三种资源、三块矿区''的国家。

  进入21世纪,面对国家能源供应日趋紧张的严峻形势,金翔龙积极推动我国海底天然气水合物资源的勘探研究,并于2001年2月与戴金星院士共同主持了以''天然气水合物研究现状及我国的对策''为主题的第160次香山学术研讨会。随着天然气水合物国家专项的持续调查与研究,在我国南海北部陆坡天然气水合物勘探和资源评价方面取得重大成果,并成功获取了水合物实物样品。

  

  掌握技术,推动学科发展

  海洋的探测与开发非常依赖技术,金翔龙从困境中走出,深刻意识到掌握关键技术的重要性。早在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金翔龙就自己想方设法改装地震仪、研制水听器,组装海洋地震勘测系统,先后试验成功地震单点测量法和连续剖面测量法,为地质部和石油部的海上勘探提供了海洋地震工作方法与技术方面的重要经验。1960年,他提出剖面仪的设计思想,1969年至1972年参与研制海底静力触探仪和浅层剖面仪,形成仪器产品,并通过海上试验,为渤海''沙七井''处海底浅层结构及工程力学性质研究提供了重要参数。

  1978年至1981年,金翔龙在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组建了现代化的地球物理技术系统。以系统工程思想设计与主持组构''科学一号''调查船上三级计算机控制管理的地球物理采集系统,并在陆上建成陆基的数据处理(计算)中心。此外,他还建成古地磁、电子探针、X荧光能谱等试验室,为科学院系统的海洋工程勘测、海洋环境调查与海底科学研究奠定了雄厚的技术基础。

  1991年至1994年,金翔龙在国家海洋局组建现代化的海底探测与信息处理系统。1995至1996年,他协助中国大洋协会引进、组构多频、多波束和深海拖曳等现代化大型海底探测系统,并在筹建的海底科学重点实验室中组建与其相配套的图形、图像信息后处理系统。海底探测与信息处理系统是国家海洋局承担大洋海底勘探开发和大陆架专属经济区基础环境与资源评价等国家重大项目的支撑基础。

  1996年,在金翔龙大力推动下,海洋''863''项目启动,他主持的相关工作打破了国外软件的长期垄断。项目组开发出多波束探测实时监控和处理系统,自行设计研制了声学超短基线定位系统,并大大提高了多波束勘测技术精度。这些成果,对我国海底探测、海洋调查、海洋测绘和海底科学等行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我国海洋工程科技的发展起步晚,相关的国家层面的发展规划、顶层设计相对滞后,造成与国外发达国家近20年的差距。2009年和2011年,金翔龙两次主持中国工程院战略咨询项目《中国海洋工程科技中长期发展战略研究》的《中国海洋探测与装备发展战略研究》。他对国内外相关海洋工程科技及产业部门进行实地调研、考察,组织国内数十位专家学者进行详细论证,为我国海洋工程科技的中长期发展之路提供可借鉴的信息。

  海底科学具有多学科交叉的特性,1985年以来,金翔龙在国家海洋局系统将海洋地质、海洋地球物理和海洋地球化学等集成为一体,创建海底科学。1997年,国家海洋局海底科学重点实验室作为国家海洋局首批开放性重点实验室正式批准成立。目前,海底科学重点实验室已成为海底科学合作研究与交流的窗口和载体,为维护国家海洋权益、开发海底资源和发展深海探测技术提供科学支撑,为国家宏观决策提供了科学依据。

  

  如今,已是耄耋之年的他依然活跃在学术研究和工程生产第一线。今年4月,海岸带发展峰会暨南京师范大学海洋科学与工程学院揭牌仪式在南京师范大学举行,中国工程院院士金翔龙成立院士工作站,助力江苏建设海洋强省。金翔龙院士表示,将充分发挥院士工作站的创新引领作用,竭力提供支持与帮助,建设好海洋学科体系,办好海洋教育,繁荣江苏的海洋经济。

  ''我年逾八十,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候,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只想尽量多做点工作,为年轻人铺铺路,海洋广阔而精彩的舞台真正属于你们。''在金翔龙院士的心里,海洋永远是那么辽阔,他的追求、他的梦想,将会在中国一代又一代的海洋工作者的不懈努力中一步一步实现!

号,获取更多精彩资讯

南京师范大学官网、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