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在哈密维吾尔医医院当考官

  • 日期:08-09
  • 点击:(833)




  检验视界网昨天我要分享

  作者:包广杰

  时光它是有脚的啊,不管你看到看不到,它都在不停地在走着,这不,荏苒之间,已进入了2019年的8月。在这一年之中最热的季节里,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五年前援疆的一件往事。

  

  2014年6月底受河南省卫生计生委的委派,我和其他地市的三名医生是来到新疆哈密地区维吾尔医医院进行技术援疆。来到这家极具维吾尔特色的医院,我们开始是忐忑不安的,这是有别于我们民族的陌生环境——绝大多数的维吾尔族医护人员和患者,不同的语言、文字,甚至处方、检验单都是维吾尔文,但在前期到来的河南援疆挂职副院长刘俊刚指导和热情好客的同行的帮助下,我们很快适应的这里的工作。

  8月20日下午,哈密地区维吾尔医医院业务副院长阿迪力、副院长刘俊刚带领该院有关行管科长和临床科室主任来到检验科,准备对检验科工作人员进行业务面试考试。

  在检验科医生值班室,两位院长召集大家先开了一个碰头会,就具体考试细节又进行了商议,并宣布由我担任检验科这次考核的主考官。虽然医务科科长阿依古丽已经提前给我打过招呼,尽管此时我看起来很镇静,但我内心还是非常激动,因为这也说明短短一个月时间的工作我已经赢得他们的信任,同时做为我们一同来的4名援疆医疗队员中唯一担任这次考官的援疆医疗队员,我还是有点儿幸运和小得意的。

  

  16时40分,考试正式开始。也许是今天天气高温的原因,也许是检验科从没进行过这样的考试的原因吧,考场气氛显得分外紧张,好在大家还是按照原来的考试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第一个考试的是30多岁的尼加提,由于此时没有患者,阿依古丽科长自告奋勇地模拟了一个做血常规的病人,来到了采血窗口。尼加提热情接待,用维语和她交谈、沟通着,突然,阿依古丽大叫一声,很是夸张,原来是真的被当做病人扎了手指头,大家禁不住都笑了,尼加提安慰着“病人”,利索地采过血,上机操作、核对、打印报告,登记、签发一气呵成,前后不到5分钟,进行得非常顺利,其他评委就血常规报告中某些异常情况数值分析还进行了提问,尼加提也对答如流。考试操作完毕,每个评委从接诊、操作、分析、出报告四个方面现场给他打分,我对他的表现很满意,给他打了满分100分。

  接下来,20出头留着络腮胡的年轻小伙子加如拉给病人检查一个尿液和一个白带常规,怀着身孕的热孜万古丽以及上了点年纪的尼亚孜汗也考核了生化、免疫以及血型操作、分析,由于我和检验科主任在考试前抱着为提高业务素质而考试的想法,对大家进行了几次业务培训,所以大家考试成绩还令人满意,唯一不足的是,几个评委对挺着大肚子、没系工作服扣子的热孜万的仪表进行了批评。体型本来就大,加上几个月身孕热孜万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服,检验科的同志们对评委的批评表示接受,因为他们也意识到了整洁的工作服不仅体现了医务人员的仪表、风貌,更是对医务人员起到防护传染源的作用。

  最后一名人员考试已经结束,考官们正在紧张打分,突然听到外面的阵阵惊呼声,没有参加打分的两个院长匆匆跑到对面的内科诊室,一探究竟。原来,外面下起了冰雹,大家交过评分卷,纷纷聚过来,只见食指大小的冰雹快要落满了窗台。

  外面稀稀疏疏豆大的雨点中还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冰雹,闷热的空气一下子凉爽了,好像也在宣布随着这次紧张考试的结束,大家的心情也像这天气一样一下子都放松了。

  新疆,更准确地说,位于天山之南的南疆,是个少雨的地方,我们在哈密地区度过的半年时间几乎没有遇到雨,所以,对于这场稀稀疏疏的冰雹雨以及雨中的这次考试记忆深刻。

  收藏举报投诉

  作者:包广杰

  时光它是有脚的啊,不管你看到看不到,它都在不停地在走着,这不,荏苒之间,已进入了2019年的8月。在这一年之中最热的季节里,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五年前援疆的一件往事。

  

  2014年6月底受河南省卫生计生委的委派,我和其他地市的三名医生是来到新疆哈密地区维吾尔医医院进行技术援疆。来到这家极具维吾尔特色的医院,我们开始是忐忑不安的,这是有别于我们民族的陌生环境——绝大多数的维吾尔族医护人员和患者,不同的语言、文字,甚至处方、检验单都是维吾尔文,但在前期到来的河南援疆挂职副院长刘俊刚指导和热情好客的同行的帮助下,我们很快适应的这里的工作。

  8月20日下午,哈密地区维吾尔医医院业务副院长阿迪力、副院长刘俊刚带领该院有关行管科长和临床科室主任来到检验科,准备对检验科工作人员进行业务面试考试。

  在检验科医生值班室,两位院长召集大家先开了一个碰头会,就具体考试细节又进行了商议,并宣布由我担任检验科这次考核的主考官。虽然医务科科长阿依古丽已经提前给我打过招呼,尽管此时我看起来很镇静,但我内心还是非常激动,因为这也说明短短一个月时间的工作我已经赢得他们的信任,同时做为我们一同来的4名援疆医疗队员中唯一担任这次考官的援疆医疗队员,我还是有点儿幸运和小得意的。

  

  16时40分,考试正式开始。也许是今天天气高温的原因,也许是检验科从没进行过这样的考试的原因吧,考场气氛显得分外紧张,好在大家还是按照原来的考试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第一个考试的是30多岁的尼加提,由于此时没有患者,阿依古丽科长自告奋勇地模拟了一个做血常规的病人,来到了采血窗口。尼加提热情接待,用维语和她交谈、沟通着,突然,阿依古丽大叫一声,很是夸张,原来是真的被当做病人扎了手指头,大家禁不住都笑了,尼加提安慰着“病人”,利索地采过血,上机操作、核对、打印报告,登记、签发一气呵成,前后不到5分钟,进行得非常顺利,其他评委就血常规报告中某些异常情况数值分析还进行了提问,尼加提也对答如流。考试操作完毕,每个评委从接诊、操作、分析、出报告四个方面现场给他打分,我对他的表现很满意,给他打了满分100分。

  接下来,20出头留着络腮胡的年轻小伙子加如拉给病人检查一个尿液和一个白带常规,怀着身孕的热孜万古丽以及上了点年纪的尼亚孜汗也考核了生化、免疫以及血型操作、分析,由于我和检验科主任在考试前抱着为提高业务素质而考试的想法,对大家进行了几次业务培训,所以大家考试成绩还令人满意,唯一不足的是,几个评委对挺着大肚子、没系工作服扣子的热孜万的仪表进行了批评。体型本来就大,加上几个月身孕热孜万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服,检验科的同志们对评委的批评表示接受,因为他们也意识到了整洁的工作服不仅体现了医务人员的仪表、风貌,更是对医务人员起到防护传染源的作用。

  最后一名人员考试已经结束,考官们正在紧张打分,突然听到外面的阵阵惊呼声,没有参加打分的两个院长匆匆跑到对面的内科诊室,一探究竟。原来,外面下起了冰雹,大家交过评分卷,纷纷聚过来,只见食指大小的冰雹快要落满了窗台。

  外面稀稀疏疏豆大的雨点中还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冰雹,闷热的空气一下子凉爽了,好像也在宣布随着这次紧张考试的结束,大家的心情也像这天气一样一下子都放松了。

  新疆,更准确地说,位于天山之南的南疆,是个少雨的地方,我们在哈密地区度过的半年时间几乎没有遇到雨,所以,对于这场稀稀疏疏的冰雹雨以及雨中的这次考试记忆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