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购买车辆上过保险未全额退款,购车者诉4S店欺诈获支持

  • 日期:09-22
  • 点击:(1767)


IT中心5月12日消息据海淀苑网消息,该车买家李女士放弃了该车,该车经销商提出该车有保险,所以没有全额退款。为此,李女士起诉汽车销售公司到法院,要求撤销《退车协议》,退还7000元,并赔偿其他2000多元的损失。几天前,海淀法院结案。法院认为,汽车经销商构成欺诈,判决取消了双方签署的《退车协议》,汽车经销商退还了7000元。

2018年10月21日,李女士买了一辆车,然后去了4S店看车。汽车经销商的销售人员向李女士推荐了宝马218i汽车,声称汽车是特殊事件,并建议李女士先支付押金。随后,李女士签署了《订单》并交付了1万元的押金,但没有签署机动车购买合同。 10月30日,汽车经销商要求李女士补足所有款项,购买21万元。李女士通过网上转账交付了汽车经销商20万元的费用,明确表示她不同意汽车经销商的代理商购买保险。

2018年11月2日,汽车经销商通知李女士拿起汽车。李女士建议单独购买宝马X1汽车,已支付21万元。此时,该汽车经销商表示,她已经以李女士的名义为宝马218i型汽车购买了保险,并要求李女士承担经济损失。 11月21日,李女士首次签署《退车协议》返还部分资金,并接受了汽车经销商19万元的退货。汽车经销商扣除了所谓的车辆损失费7000元。从那以后,李女士办理了向保险公司投降的手续。

在法庭审理期间,汽车经销商辩称,7000元的费用是签署《退车协议》时双方协商的结果。由于车辆已开具发票和保险,转售只能用作二手车。那时,该公司估计已经损失了15,000。元到2万元,最后双方妥协了7000元。李女士表示,目前尚不清楚汽车经销商的损失来自何处。我签了《退车协议》以便在汽车购买指数到期之前取回汽车。

法院通过审判发现,2018年10月21日,李女士在汽车经销商处购买汽车《订单》。《订单》除了订购车辆的型号,颜色和价格的协议外,还有“买家保险在我们的商店,保险类型是强保险,汽车损坏保险,第三方责任保险500,000保险金额,不包括免赔额保险“等内容。 2018年10月31日,代表李女士的汽车经销商为涉案车辆投保。 2018年11月2日,汽车经销商的销售人员通过微信通知李女士汽车已被处理,但李女士不想买车。 2018年11月21日,李女士与汽车经销商《退车协议》签订了合同,其主要内容是“李女士个人损失7000元转售车辆的必要性。”第二天,汽车经销商向李女士转移了超过19万。元。保险公司还退还了大部分保险费。

审讯结束后,法院认为,李女士和汽车经销商已经建立了预约合同关系,以便购买汽车。由于李女士建议另外购买另一辆车,双方未能签署汽车协议并递交交接手续。双方同意取消原始合同预订合同并遵守法律。虽然汽车经销商表示涉及的车辆已经开具发票和保险,但转售只能用作二手车,公司将遭受巨大损失,但没有提供损失的证据。

2013年12月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二手车鉴定评估技术规范”》第3.1条,二手车是指在登记过程完成之前所有权的交易和转让,直至国家强制退休达到标准。汽车。根据标准,车辆没有交付给汽车买主,车辆管理部门没有办理登记手续。没有“卖车销售”的问题。至于车辆是否已经投保,与车辆的价值没有因果关系。因此,汽车经销商声称涉及的车辆已经贬值没有事实根据。

双方签署《退车协议》的前提是“车辆没有问题,相关程序已经完成,并且已有保险记录。如果该公司遇到严重问题,公司还没有与李女士签订这样的车。“合同没有将车辆交给李女士,并且没有”归还车“的问题。在李女士未签署购买汽车的合同之前,汽车经销商首先以李女士的名义购买了车辆保险。这是一项商业活动,风险自负,如果有任何损失,应自行承担。因此,汽车经销商要求李女士以“严重损失”为由承担7000元的损失,这构成了欺诈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148条规定:“使用欺诈手段使另一方违反其真实含义的民事法律行为的当事人,有欺诈方要求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撤销其的权利。 “李女士“不清楚”在汽车经销商丢失的情况下,签收《退车协议》为尽快恢复购车,意义不实的结果,有权要求取消。因此,法院支持李女士撤销《退车协议》并退还7,000元汽车购置费的索赔。然而,由于李女士的“更换汽车”,事件原因存在一定的错误,法院并未支持李女士的其他诉讼请求。

判决宣告后,被告汽车经销商主动履行判决书确定的退款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