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解决亿万老百姓吃饭问题的不止袁隆平,还有他!

  • 日期:08-26
  • 点击:(963)


  他来自

  文人辈出的常州,与瞿秋白是

  乡党;他与前总理李鹏先生同届留苏;

  他曾在莫斯科大学亲耳聆听毛主席著名的

  “你们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世界是你们的”的演讲。

  说经历,他是留苏博士;

  论贡献,他硕果累累,桃李满天下;

  论学术,他是院士、一级教授;

  论风度,他英语、俄语水平一流,

  国标舞跳得难有同仁和学生超越……

  岁月动荡中,他为了

  “让每个人都吃饱、吃好”

  为这朴素而伟大的梦想奋斗了一生……

  他就是我国著名作物遗传育种学家、

  农业教育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大钧。

  【致敬】解决亿万老百姓吃饭问题的不止袁隆平,还有他!

  1

  他发誓要让每个老百姓吃得饱、吃得好

  1926年7月2日,刘大钧出生在江苏省常州市。

  刘氏家族 “兴学重教”,刘大钧的父亲就是一名工程师,他的博学与温和,让刘大钧即便在动荡中也拥有一个幸福的童年。

  【致敬】解决亿万老百姓吃饭问题的不止袁隆平,还有他!

  刘大钧少年时代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爆发,日军开始全面侵华。刘大钧曾经优裕的家庭经济陷入困境,一家人颠沛流离,不得不靠变卖饰物、找人借债供孩子读书。战火纷飞中,刘大钧深刻明白到“国家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他抓紧一切机会认真求学,企图通过学习改变国家和个人的命运。

  1944年,在学习了一年艺术专业之后,刘大钧作出了改变其一生的决定:弃艺从农。在他看来,我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业自古以来就是国家的根本,关系着国计民生,投身农业,就能为国家粮食增产作贡献,让老百姓吃得饱、吃得好,这也是最能直接改变国家和百姓命运的途径。

  2

  培育出“能让人人都吃饱”高产小麦

  1955年9月,时任金陵大学助教的刘大钧,被选派到苏联进修,专攻小麦遗传育种。5年的留苏学习生涯,让刘大钧学术能力得到极大提高,也为他在小麦育种事业上披荆斩棘增添了底气和信心。

  【致敬】解决亿万老百姓吃饭问题的不止袁隆平,还有他!

  1957年,刘大钧在苏联莫斯科留学期间留影

  然而,正待他回国大展身手之时,国内反复恶化的科研环境却束缚了他的双手。刘大钧虽无力阻止,但他的科研之心始终没有被磨灭,他坚持利用一切时间抓紧学习,学术能力得以快速提高。

  【致敬】解决亿万老百姓吃饭问题的不止袁隆平,还有他!

  1958年刘大钧在苏联季米里亚捷夫农学院与导师讨论学术问题(右二:刘大钧)

  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1964年2月,在中国“小麦之父”金善宝教授的大力推动下,中国农科院南京农学院双重领导的小麦品种研究室正式建立,研究室主任由金善宝教授亲自兼任,刘大钧则担任遗传组组长。小麦品种研究室的成立,使刘大钧有了研究平台。他带领团队通力协作,开始一步步攻克小麦辐射育种的最适辐射剂量、照射条件和辐射育种对株高、穗型、熟相、熟期和抗病性等的诱变效应等关键性难题。

  然而,研究仅开始半年多,刘大钧就奔赴盐城地区大丰县参加第一批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辐射育种研究被迫中断。次年7月,刘大钧刚从盐城回校,又被下放至江浦农场从事劳动。所幸,小麦品种研究室的办公地点也迁至江浦农场,这使刘大钧在劳动之余,还能和遗传组的同事继续开展小麦辐射育种试验研究。

  【致敬】解决亿万老百姓吃饭问题的不止袁隆平,还有他!

  1984年,刘大钧(左二)与我国著名农学家金善宝(左三)合影

  上世界60年代,刘大钧不顾外界的风云动荡,他从未停下科研的步伐——他和同事们小心翼翼地在风暴空隙中,重复着一次又一次的辐射育种试验,虽然因政治活动不得不时常中断,但研究却从未停止过,最终成功选育出了高产小麦“宁麦3号”。

  在经过多年多次试种后,“宁麦3号”在上世纪80年代初逐渐成为长江中下游地区的主产小麦,为该地区粮食的增产和农民的增收作出了重大贡献。仅据1981~1985年的不完全统计,5年间就为国家累计增产小麦10亿多斤,为农民增收1.5亿元。

  从1961年开始从事小麦辐射育种研究,到1975年高产小麦“宁麦3号”正式定名,刘大钧为此花费了整整14年的时间,这14年间,刘大钧始终没有放弃“让所有人都吃饱”的目标,在逆境中结出科研硕果。

  3

  “终于又回到田里”是他最开心的事

  “科技的春天”来到之后,刘大钧在科研路上越走越快。

  南农复校后,他先是带头建立了细胞遗传实验室,然后经过多年努力组织了一支团结精干的研究队伍,在小麦育种领域开展了一系列基础研究。在小麦现有白粉病抗源丧失抗性、赤霉病抗源奇缺的情况下,他带领团队先后于国内最早引进并研究簇毛麦,于国际上最早发现其高抗白粉病。

  【致敬】解决亿万老百姓吃饭问题的不止袁隆平,还有他!

  1983年,刘大钧在实验室里工作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他们又在国内外最早发现鹅观草和纤毛鹅观草对赤霉病有高抗性,并创造性利用染色体工程技术,先后培育多种、多个优质抗病种质材料,特别是小麦-簇毛麦6VS/6AL易位系,已作为克服该病抗性丧失威胁的一个重要新种质,被美、英、德、澳、墨等国以及国内共50余家单位利用。由于在外源种质导入小麦研究上不断取得突破,刘大钧在上世纪80年代多次荣获国家、省部级科技奖。

  【致敬】解决亿万老百姓吃饭问题的不止袁隆平,还有他!

  1986年,刘大钧参加第一届植物染色体工程会议并合影留念(左一为刘大钧、左二为Sears 、右二为kimber、右一为辛志勇,摄于西安)

  1991年,年事已高的刘大钧卸任南京农业大学校长一职。从行政岗位上“退休”后,他反而更高兴了:“终于又回到田里来了。”

  自此,刘大钧又将目光投向了分子生物学领域,带领团队利用RFLP、RAPD与STS等DNA分子标记技术筛选鉴定和辅助育种,取得多项科研成就。

  【致敬】解决亿万老百姓吃饭问题的不止袁隆平,还有他!

  1987年,刘大钧(右)拜访我国著名小麦育种家庄巧生院士(左)

  刘大钧团队又将细胞染色体技术与分子标记新技术相融合,创造性地解决了辨别外源染色体具体归属的关键性技术,创立了用不同技术相互验证、检测小麦中外源染色体与基因的分子细胞遗传学技术新体系,其精确度和可靠度达国际先进水平。

  4

  小麦育种界永远的指路明灯

  1999年,刘大钧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这份荣誉虽然来得有些迟,但终究代表了中国科学界对刘大钧多年来所取得成就的认可。

  这一年,刘大钧73岁。他的身体依旧很硬朗,头脑和思维也很灵敏。就如同50年前一样。每天他都会保持早早上班的习惯,一如既往地关心弟子们的学业和生活,关心每个课题组的进展,还多次外出参加各种学术会议、主持科研项目。他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世界:在追求科学的道路上,年龄不是问题,只要有心就能一直走下去。

  【致敬】解决亿万老百姓吃饭问题的不止袁隆平,还有他!

  2001年,刘大钧参加两系杂交小麦不育系、杂交小麦生产示范鉴定会(前排左六为刘大钧,摄于昆明)

  2005年7月,突如其来的一场疾病将刘大钧打倒,使他不得不停止手头的工作。刘大钧虽然年事已高,无法再战斗在我国小麦育种一线岗位上,但他培养的学生足迹遍布五洲,他们都传承了老师的赤子之心,为那个“每个人都能吃得饱、吃得好”的梦想不断拼搏。

  【致敬】解决亿万老百姓吃饭问题的不止袁隆平,还有他!

  刘大钧(右二)与同事、学生在学校的江浦农场试验田察看麦情。

  更重要的是,刘大钧心中的科研精神始终未曾熄灭。未来,它也将成为我国小麦育种人、成为他的每一位学生的指路明灯,指引他们在探索作物基因、强大农业的科研道路上越走越远。

  来源:中国科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