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问答】文字始终是工具,是表达的工具,而不是目的

  • 日期:09-11
  • 点击:(979)


  李银河4天前我要分享

  

  插图由壮壮提供

  

  问:您提到自己在内蒙古劳作时始终加入不了共青团,每次写家信都会对自己长篇批判,一度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是什么支持着您熬过那个时期?这段经历是否起到性格重塑的作用?您提到此段经历让您这代人不再轻信任何人,这在之后生活、婚姻、社会活动中有无体现?或成为阴影?

  李银河:支撑我熬过那个时期的主要动力还是对人生道路的思考。这段经历的确使我冷静下来,那之前头脑狂热混乱,冷酷的现实像是兜头泼了我一头凉水,使我变得清醒,能够直视残酷的现实。这段经历使我们这代人不再轻信任何宣传,对当时社会的看法完全改变。我们当时开始看奥威尔的《1984》和德热拉斯的《新阶级》,开始用自己的头脑独立地思考问题,在朋友圈里热烈地讨论国家的状况和前途,期待巨变的到来,以致当这一巨变在1976年到来时,我们一点都不意外。国家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我的人生也走上坦途。

  

  问:您提到王小波作品中带有的虐恋色彩是受您影响,那么王小波对您的写作是否也会产生某种影响?具体以哪些方式呈现呢?

  李银河:我觉得会。当人特别喜欢一个人写的东西时,就会不知不觉地学他,而自己之所以会特别喜欢他写的东西,必定自己的灵魂在一些方面是与他共鸣的。

  

  问:王小波对您文字的评价是“你的文字扔在地上还跳不起来”,冯唐评价您的小说:“现在呈现的文字带有很多你作为优秀社会学学者的特点。”您对此是否有过失望?

  李银河:我真的不知道我的文字算不算好文字。在我的心目中,文字始终是工具,是表达的工具,而不是目的。王小波和冯唐都是以文字为目的的人,我跟他们当然没法比。我擅长的是写论文,所以我的小说也许应当叫做论文式小说。你看着它们像小说,其实它们是论文;你看着它们像论文,其实它们是小说。《花城》发表了我的一篇小说,《长江文艺》转载了,主编方方有句评价:小说不是只有一种写法的。呵呵。

  [下周四待续]

  -END-

  原创文章 转载联系授权

  商务合作

  邮箱:

  收藏举报投诉

  

  插图由壮壮提供

  

  问:您提到自己在内蒙古劳作时始终加入不了共青团,每次写家信都会对自己长篇批判,一度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是什么支持着您熬过那个时期?这段经历是否起到性格重塑的作用?您提到此段经历让您这代人不再轻信任何人,这在之后生活、婚姻、社会活动中有无体现?或成为阴影?

  李银河:支撑我熬过那个时期的主要动力还是对人生道路的思考。这段经历的确使我冷静下来,那之前头脑狂热混乱,冷酷的现实像是兜头泼了我一头凉水,使我变得清醒,能够直视残酷的现实。这段经历使我们这代人不再轻信任何宣传,对当时社会的看法完全改变。我们当时开始看奥威尔的《1984》和德热拉斯的《新阶级》,开始用自己的头脑独立地思考问题,在朋友圈里热烈地讨论国家的状况和前途,期待巨变的到来,以致当这一巨变在1976年到来时,我们一点都不意外。国家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我的人生也走上坦途。

  

  问:您提到王小波作品中带有的虐恋色彩是受您影响,那么王小波对您的写作是否也会产生某种影响?具体以哪些方式呈现呢?

  李银河:我觉得会。当人特别喜欢一个人写的东西时,就会不知不觉地学他,而自己之所以会特别喜欢他写的东西,必定自己的灵魂在一些方面是与他共鸣的。

  

  问:王小波对您文字的评价是“你的文字扔在地上还跳不起来”,冯唐评价您的小说:“现在呈现的文字带有很多你作为优秀社会学学者的特点。”您对此是否有过失望?

  李银河:我真的不知道我的文字算不算好文字。在我的心目中,文字始终是工具,是表达的工具,而不是目的。王小波和冯唐都是以文字为目的的人,我跟他们当然没法比。我擅长的是写论文,所以我的小说也许应当叫做论文式小说。你看着它们像小说,其实它们是论文;你看着它们像论文,其实它们是小说。《花城》发表了我的一篇小说,《长江文艺》转载了,主编方方有句评价:小说不是只有一种写法的。呵呵。

  [下周四待续]

  -END-

  原创文章 转载联系授权

  商务合作

  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