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安琪尔:(第六章:戴上神仙爷爷的魔戒出发)

  • 日期:09-01
  • 点击:(1436)


  第六章:戴上神仙爷爷的魔戒出发

  当我送你彩色玩具的时候,我的孩子,我了解为什么云中水上会幻弄出这许多颜色,为什么花朵都用颜色染起——当我送你彩色玩具的时候,我的孩子。

  ——泰戈尔

  丑丑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丛花草的旁边。

  那些花是她从来没有看见过的,并不娇艳,却再也找不出另一种花比它更令人喜欢和陶醉的了。那花散发出的芳香也是从未有过的迷人,是丑丑从来没有闻到过的,丝丝缕缕,象一条看不见的连绵不断的香气纺织的绸缎,直往她鼻子里钻,令人不可抗拒,甚至令人滋生出一点迫不及待的贪婪。丑丑刚刚还有些迷糊的神经一下子变得清醒了,像一个人从一个模糊的境地突然来到一个清亮的世界。

  她坐起身,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啊,真舒服啊!

  她开始打量起这个美丽的世界来。

  哦,这不就是她梦中到过的那个“水晶球”吗?难怪她睁开眼往四周看的时候有些眼熟呢。

  我怎么又到了这里呢?丑丑有些奇怪。难道人死了都会到这个美丽的地方吗?

  哦,那这里也一定能够找到安琪尔啦!丑丑心里掠过一阵狂喜。

  然而丑丑的情绪总是那样多变,那份喜悦只在她的心里呆了不到三秒钟,她就不知怎么又想起了奶奶他们。哦,我自己到了这么一个美丽的地方,可是奶奶、爷爷、妈妈和爸爸该有多么着急呀?他们或许正在哭呢,他们村里的人或许也被他们惹得跟着哭呢,可是有什么可以伤心的呢?这里不是这么好吗?哦,丑丑知道,一定是因为他们再也不能相见啦!是啊,还有什么比永远不能相见更令人伤心的呢?即使是这样美丽的地方,没有亲人们在一起,一切是多么没有意义啊!

  “呜呜呜——”丑丑真伤心起来,她禁不住长久地哭泣起来。她没有停的意思。她想,反正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就让我伤伤心心地哭吧,就这样一直哭下去吧!

  不知哭了多久,她有些累极了。她想,歇一歇再接着哭吧。是的,要接着哭,应该这样才对得起她的亲人们。

  丑丑又在那一丛花的旁边躺下身来,轻轻地闭上眼。

  “汪汪汪——”一阵狗的叫声把她惊醒了。她揉了揉眼想继续睡,可是她猛然想起什么似的坐了起来。

  “笨笨——”她把小手窝成一个喇叭,朝着四周大声地喊。

  “跳跳——”

  “懒懒——”

  她挨着个儿地大声喊着她的三个跟屁虫。她想起来了,她是和这三个跟屁虫一起‘死’的。他们也应该到了这里啦。

  三个家伙果然也来了。而且他们三个也几乎同时跑到她的跟前。

  笨笨是从她的前面来的,跳跳是从她的左边来的,懒懒是从她的右边来的。

  一条黄色的闪电、一条虎皮闪电、一条白色闪电一下子就来到了她的跟前。

  这一回可把丑丑幸福死了。她张开双臂,把三个家伙一下子抱住了。

  三个跟屁虫的到来让丑丑暂时忘记了对亲人们的思念。当然,如果这三个家伙没有来,她也同样会思念他们的。

  在高兴了一阵之后,他们几乎同时感觉到了口渴和肚子饿。

  可是丑丑刚才哭得太累了,她现在又渴又累又饿。她真不想动啊。

  “笨笨,你去给我们找点水喝吧!”丑丑吩咐着。笨笨虽然有些笨,但他的嗅觉是最灵敏的。丑丑相信他是最胜任这个任务的。

  笨笨望了望丑丑,有些不太明白的样子。

  “水!去找水!”丑丑又好气又好笑。这个笨笨,笨起来可真要命。

  笨笨这一回似乎懂了,他摇了摇尾巴,一溜烟跑了。

  “喵呜——”懒懒在旁边叫了一声。

  “你想干什么,懒懒?是想去找吃的吗?”丑丑问道。

  “喵呜——”懒懒应到,好像在说是啊是啊。

  “那你去吧!可别跑丢啦!”丑丑抱起跳跳说。

  懒懒这一回却不懒了,居然主动请缨去找吃的啦。

  旁边就是又嫩又茂盛的小草,这可是跳跳的好食物呢。

  “跳跳你快吃点吧!”丑丑想放下跳跳让她自己吃点东西。跳跳呢,抱着丑丑不撒开,反倒往丑丑身上蹭了蹭,把丑丑抱得更紧了。

  “你是不想一个人吃东西吗?哦,我的跳跳妹可真乖呢!”丑丑把脸贴上跳跳毛绒绒的头,一只手托着她,一只轻轻的抚着她的背。

  跳跳微微闭上漂亮的眼睛,惬意地享受着主人的爱抚。

  最先回来的是笨笨。他一跑到丑丑的跟前,就是一阵欢快的“咻咻”。显然,他完成任务啦。

  过了一会儿,懒懒也回来了。他蹭了蹭丑丑的腿,然后邀功似的一声“喵呜”。

  “走吧!”丑丑抱起跳跳,站起身。

  丑丑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穿着那条她最喜欢的白色荷叶裙。

  “一定是奶奶在我‘死’的时候给我穿上的。她知道我最喜欢这条裙子啦!哦,真是谢谢奶奶!”丑丑一想到奶奶,心里又涌起一股悲伤来。不过她现在确实饿得不行啦!先前被夹在那个可怕的缝隙里时就已经快饿瘪啦。

  “懒懒带路!”丑丑吩咐道。

  懒懒翘起尾巴,一副得意的样子,一窜就跑到了所有人的前面。

  丑丑抱着跳跳紧紧跟在后面。笨笨呢,象个殿后的将军自觉地走在了最后面。

  一会儿的功夫,他们就到了一个山坡。哇!这里全是各种各样的野果子,居然还有丑丑最爱吃的“牛奶果”。

  嘿,这里也有“牛奶果”!丑丑又意外又兴奋。

  大家开始找自己喜欢的果子吃。丑丑吃得最多的当然是“牛奶果”啦,不过她也吃了一些别的果子。奶奶说过,小孩子不能挑食,要样样都吃,这样才能长得健健康康的。

  懒懒是个小肚子,吃了一点点就在那里挑三拣四的啦。不过,丑丑知道,这个家伙不太喜欢吃这些东西。要不是今天实在饿得慌,他才懒得吃呢!不过,丑丑也担心刚才他来觅食的时候已经吃过一些垫了底啦!

  跳跳却最喜欢吃“牛奶果”的叶子,那些叶子们摸起来有些糙糙的,可是它的茎叶里藏满了乳白色的浆,可有营养啦!不过,跳跳也是个乖妹妹,除了吃这些叶子,她还吃了不少其他的草。

  笨笨是个粗口,啥东西都喜欢吃,荤的素的,来者不拒,难怪他长得肥肥胖胖的。

  不过最要命的是有些果子不能吃。这一回可亏得笨笨了,他的嗅觉超好,一下子就能够闻出哪一种果子有毒。

  丑丑刚才就差点吃了一种漂亮的毒果子。好在笨笨眼睛尖,赶紧用嘴“拉”住丑丑,一边还不停地“咻咻”。丑丑知道笨笨的意思。把刚摘下来的果子扔了。

  “你们都看着笨笨,让他先吃,他吃过的我们才能吃!”丑丑像个将军,命令着手下的士兵们。

  饥饿真是一个胆小鬼,他们刚吃了一会儿,就不知道被吓得跑哪儿去了。不过一个个的嘴巴都弄成了红红绿绿的彩色嘴啦!丑丑看着一个个的怪样子笑了起来。几个跟屁虫也跟着露出了牙。嘴里发出“呜呜”“咻咻”“突突”的声音,似乎笑得比丑丑更欢呢!

  这一回更加暴光啦,所有人的的牙齿居然也变成了彩色的啦。

  “走,喝水洗脸漱口去!”丑丑又命令道,“笨笨带路。”

  笨笨一蹦,笨拙地跳到了前面,领着大家往一条山谷去了。

  笨笨在前面引了好长一段路也没有水的迹象,大家都有点着急了。

  “究竟还有多远啊?”丑丑对笨笨有些怀疑了,担心他根本就没有找到水源。因为周围空气中除了有一种湿润的感觉,并没有听见水流的声音,也没有看见哪个地方有小溪、河流或者瀑布。

  笨笨并不理睬丑丑,径直往前面的一个山嘴跑去。丑丑、跳跳和懒懒紧跟其后。转过山嘴,哇!好一排壮观的瀑布啊!那些瀑布大大小小,上上下下,错错落落,在每一个山崖处铺排开来,把对面整个一座山都挂满了。丑丑是见过瀑布的,因为她的家就在山里,那里也有许多漂亮的瀑布——可是并没有这么多,没有这么大,没有这么集中——这些瀑布们似乎在这里开会来了!

  这个笨笨,原来真不笨!

  笨笨顺着一条小路把大家带到了山下。那儿却是一个非常大的平台,平台前面则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潭。所有瀑布的水都飞奔着、跳跃着、欢呼着,汇集到这里了。刚才还是雪浪翻滚,闪亮得刺眼,一跌下来,就变成了这样一潭深绿的翡翠!

  走进了,空气里全是水的雾气,却看不清、抓不住,只在鼻孔里钻进一股清凉。

  耳朵里全是震耳欲聋的水声。所有的声音在这里都只有被掩埋、被吸纳、被吓退,变成无声。这里除了水声还是水声。

  这会儿,大家却并不急着洗脸漱口了。他们都惊呆了,或者怕弄脏了这水的圣洁,站在那里久久不动。

  笨笨有些调皮的样子向瀑布靠近些,然后张开自己的嘴,那些比他还活泼调皮的水珠们便欢快地蹦进了他的嘴里。

  丑丑觉得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喝水法——既解了渴,又不至于弄脏了这些圣水。

  “张嘴喝水!”丑丑命令道。可是没有谁理会她。因为大家都没有听见她的话,连她自己也没有听见。她只好学着笨笨的样子张开了嘴,然后用眼睛向懒懒和跳跳示意。这两个家伙也真是机灵,一下子就领会了主人的意思,都跟着张开了嘴。

  水珠们似乎好久都没有见过这些天外来客啦,不仅欢快地往他们嘴里跑,还往他们的脸上、头上、身上一个劲儿地钻。

  那些水珠一沾上他们的舌头,一股甜丝丝的味道就从舌尖上弥散开来,让他们的精神为之一振。

  丑丑“喝”够了水,又用手“洗脸”。跳跳也蹲下身,屁股坐地,两只前爪在自己的脸上洗起脸来;懒懒似乎觉得自己才是洗脸的高手,赶紧表演起自己“洗脸”的绝活。不过平时他洗的是“干脸”,这一回,他可洗的是“水脸”,不不不,应该是“琼浆玉液脸”。

  好家伙,一个个都在这儿大喝一阵,又大洗一阵,忘记了时间。此时的太阳已经落到山顶啦。天渐渐地暗了下来。

  丑丑终于第一个从这份陶醉中醒过来。她明白,得找个过夜的地方啦。

  她知道喊是没有用的,水声太大啦。她赶紧抱起跳跳往回走。笨笨和懒懒一看,也惊醒似的紧跟着。

  “笨笨,找一个休息的地方!”丑丑命令道。笨笨这一次没有发愣,他径直就走到了前面,带着大家就往另一条路走了,似乎他早就知道哪个地方可以睡觉似的。

  笨笨领着他们一直往山上去,路越来越难走。

  懒懒有些不满地“喵呜”了几声。丑丑倒没有什么,她相信笨笨这次也能把他们带到一个好地方去。

  果然,过了一片漂亮的桃林,一个山洞的洞口就出现在他们面前。那个山洞不大,却显得非常规整,洞上还刻着几个漂亮的字,像是有人住似的。字谁也不认得,包括丑丑。因为她还没有念过书呢。

  在这样的荒郊野岭,有谁会住在这样的山洞呢?

  他们小心翼翼地往里走。笨笨依然走前面,他一边走一边往后瞧一瞧,然后“咻咻”两声,那意思是好像是说“跟上,没问题”。

  里面按理应该是漆黑一片,可是所有的岩壁都反着光,与外面并无两样。而脚下呢,并非乱石,却是一条碎石铺成的小道,干净而平整,小道的旁边则是一条蜿蜒的小溪,水不深,却清澈明亮,像流动的水银。

  走了好一段,前面又出现了一道门,穿过那道门,里面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石厅,石厅的两旁各一排神的雕像,中央是一个神座,上面端坐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老人双目微垂,神情若定。

  丑丑一行都大吃了一惊,定在那里不知所措。

  “来者是客,旁边有蒲团,小姑娘请坐吧!”白发老人洪钟般的声音忽而在大厅里响起,把丑丑几个吓了一跳。

  老人再一挥手中的佛尘,两排神像在一瞬间活了过来,一个个或微笑,或瞪眼,或叱牙,或忧伤,或兴奋,或严肃……或慈祥。

  丑丑虽然有些紧张,却也不忘礼貌,向老人做了个揖,说了声“谢谢神仙爷爷!”

  “你这小女孩实在可爱得很,你怎么就认定我就是神仙呢?”

  “我奶奶给我讲的故事里,神仙爷爷就是你这个样子。”

  “哦!你奶奶是你们那儿第一善人啊!她的孙女也是好样的!”

  丑丑知道神仙爷爷在夸自己,有些不好意思。

  “你叫丑丑吧?我知道你定会遭此一难,定会到我这里走这一遭,早给你备下一份小礼……”老爷爷把手中佛尘一挥,“送你一枚魔戒,助你去战胜邪恶,实现美愿,复归真身……”

  丑丑低头一看,魔戒早已戴在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那魔戒不黄不白不红不绿不紫不蓝,更谈不上漂亮。这样一只魔戒会有什么用呢?

  神仙爷爷似乎看出了丑丑的心思,朗声道:“遇善助善,遇恶惩恶,此戒会让你逢凶化吉!你有何善愿,它定会助你实现,去吧!去吧!”说完佛尘一挥,便不见了。

  丑丑睁开眼,已是大天白亮。跳跳依在她怀中,笨笨和懒懒睡在她两边。四周花草一片,鸟声脆脆,清香袅袅。

  丑丑想起梦中情景,赶紧低头一看,右手无名指上果然有一枚戒指。

  .17Q3?qO<)

  

  四川刘锋

  0.5

  字数 4613

  第六章:戴上神仙爷爷的魔戒出发

  当我送你彩色玩具的时候,我的孩子,我了解为什么云中水上会幻弄出这许多颜色,为什么花朵都用颜色染起——当我送你彩色玩具的时候,我的孩子。

  ——泰戈尔

  丑丑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丛花草的旁边。

  那些花是她从来没有看见过的,并不娇艳,却再也找不出另一种花比它更令人喜欢和陶醉的了。那花散发出的芳香也是从未有过的迷人,是丑丑从来没有闻到过的,丝丝缕缕,象一条看不见的连绵不断的香气纺织的绸缎,直往她鼻子里钻,令人不可抗拒,甚至令人滋生出一点迫不及待的贪婪。丑丑刚刚还有些迷糊的神经一下子变得清醒了,像一个人从一个模糊的境地突然来到一个清亮的世界。

  她坐起身,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啊,真舒服啊!

  她开始打量起这个美丽的世界来。

  哦,这不就是她梦中到过的那个“水晶球”吗?难怪她睁开眼往四周看的时候有些眼熟呢。

  我怎么又到了这里呢?丑丑有些奇怪。难道人死了都会到这个美丽的地方吗?

  哦,那这里也一定能够找到安琪尔啦!丑丑心里掠过一阵狂喜。

  然而丑丑的情绪总是那样多变,那份喜悦只在她的心里呆了不到三秒钟,她就不知怎么又想起了奶奶他们。哦,我自己到了这么一个美丽的地方,可是奶奶、爷爷、妈妈和爸爸该有多么着急呀?他们或许正在哭呢,他们村里的人或许也被他们惹得跟着哭呢,可是有什么可以伤心的呢?这里不是这么好吗?哦,丑丑知道,一定是因为他们再也不能相见啦!是啊,还有什么比永远不能相见更令人伤心的呢?即使是这样美丽的地方,没有亲人们在一起,一切是多么没有意义啊!

  “呜呜呜——”丑丑真伤心起来,她禁不住长久地哭泣起来。她没有停的意思。她想,反正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就让我伤伤心心地哭吧,就这样一直哭下去吧!

  不知哭了多久,她有些累极了。她想,歇一歇再接着哭吧。是的,要接着哭,应该这样才对得起她的亲人们。

  丑丑又在那一丛花的旁边躺下身来,轻轻地闭上眼。

  “汪汪汪——”一阵狗的叫声把她惊醒了。她揉了揉眼想继续睡,可是她猛然想起什么似的坐了起来。

  “笨笨——”她把小手窝成一个喇叭,朝着四周大声地喊。

  “跳跳——”

  “懒懒——”

  她挨着个儿地大声喊着她的三个跟屁虫。她想起来了,她是和这三个跟屁虫一起‘死’的。他们也应该到了这里啦。

  三个家伙果然也来了。而且他们三个也几乎同时跑到她的跟前。

  笨笨是从她的前面来的,跳跳是从她的左边来的,懒懒是从她的右边来的。

  一条黄色的闪电、一条虎皮闪电、一条白色闪电一下子就来到了她的跟前。

  这一回可把丑丑幸福死了。她张开双臂,把三个家伙一下子抱住了。

  三个跟屁虫的到来让丑丑暂时忘记了对亲人们的思念。当然,如果这三个家伙没有来,她也同样会思念他们的。

  在高兴了一阵之后,他们几乎同时感觉到了口渴和肚子饿。

  可是丑丑刚才哭得太累了,她现在又渴又累又饿。她真不想动啊。

  “笨笨,你去给我们找点水喝吧!”丑丑吩咐着。笨笨虽然有些笨,但他的嗅觉是最灵敏的。丑丑相信他是最胜任这个任务的。

  笨笨望了望丑丑,有些不太明白的样子。

  “水!去找水!”丑丑又好气又好笑。这个笨笨,笨起来可真要命。

  笨笨这一回似乎懂了,他摇了摇尾巴,一溜烟跑了。

  “喵呜——”懒懒在旁边叫了一声。

  “你想干什么,懒懒?是想去找吃的吗?”丑丑问道。

  “喵呜——”懒懒应到,好像在说是啊是啊。

  “那你去吧!可别跑丢啦!”丑丑抱起跳跳说。

  懒懒这一回却不懒了,居然主动请缨去找吃的啦。

  旁边就是又嫩又茂盛的小草,这可是跳跳的好食物呢。

  “跳跳你快吃点吧!”丑丑想放下跳跳让她自己吃点东西。跳跳呢,抱着丑丑不撒开,反倒往丑丑身上蹭了蹭,把丑丑抱得更紧了。

  “你是不想一个人吃东西吗?哦,我的跳跳妹可真乖呢!”丑丑把脸贴上跳跳毛绒绒的头,一只手托着她,一只轻轻的抚着她的背。

  跳跳微微闭上漂亮的眼睛,惬意地享受着主人的爱抚。

  最先回来的是笨笨。他一跑到丑丑的跟前,就是一阵欢快的“咻咻”。显然,他完成任务啦。

  过了一会儿,懒懒也回来了。他蹭了蹭丑丑的腿,然后邀功似的一声“喵呜”。

  “走吧!”丑丑抱起跳跳,站起身。

  丑丑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穿着那条她最喜欢的白色荷叶裙。

  “一定是奶奶在我‘死’的时候给我穿上的。她知道我最喜欢这条裙子啦!哦,真是谢谢奶奶!”丑丑一想到奶奶,心里又涌起一股悲伤来。不过她现在确实饿得不行啦!先前被夹在那个可怕的缝隙里时就已经快饿瘪啦。

  “懒懒带路!”丑丑吩咐道。

  懒懒翘起尾巴,一副得意的样子,一窜就跑到了所有人的前面。

  丑丑抱着跳跳紧紧跟在后面。笨笨呢,象个殿后的将军自觉地走在了最后面。

  一会儿的功夫,他们就到了一个山坡。哇!这里全是各种各样的野果子,居然还有丑丑最爱吃的“牛奶果”。

  嘿,这里也有“牛奶果”!丑丑又意外又兴奋。

  大家开始找自己喜欢的果子吃。丑丑吃得最多的当然是“牛奶果”啦,不过她也吃了一些别的果子。奶奶说过,小孩子不能挑食,要样样都吃,这样才能长得健健康康的。

  懒懒是个小肚子,吃了一点点就在那里挑三拣四的啦。不过,丑丑知道,这个家伙不太喜欢吃这些东西。要不是今天实在饿得慌,他才懒得吃呢!不过,丑丑也担心刚才他来觅食的时候已经吃过一些垫了底啦!

  跳跳却最喜欢吃“牛奶果”的叶子,那些叶子们摸起来有些糙糙的,可是它的茎叶里藏满了乳白色的浆,可有营养啦!不过,跳跳也是个乖妹妹,除了吃这些叶子,她还吃了不少其他的草。

  笨笨是个粗口,啥东西都喜欢吃,荤的素的,来者不拒,难怪他长得肥肥胖胖的。

  不过最要命的是有些果子不能吃。这一回可亏得笨笨了,他的嗅觉超好,一下子就能够闻出哪一种果子有毒。

  丑丑刚才就差点吃了一种漂亮的毒果子。好在笨笨眼睛尖,赶紧用嘴“拉”住丑丑,一边还不停地“咻咻”。丑丑知道笨笨的意思。把刚摘下来的果子扔了。

  “你们都看着笨笨,让他先吃,他吃过的我们才能吃!”丑丑像个将军,命令着手下的士兵们。

  饥饿真是一个胆小鬼,他们刚吃了一会儿,就不知道被吓得跑哪儿去了。不过一个个的嘴巴都弄成了红红绿绿的彩色嘴啦!丑丑看着一个个的怪样子笑了起来。几个跟屁虫也跟着露出了牙。嘴里发出“呜呜”“咻咻”“突突”的声音,似乎笑得比丑丑更欢呢!

  这一回更加暴光啦,所有人的的牙齿居然也变成了彩色的啦。

  “走,喝水洗脸漱口去!”丑丑又命令道,“笨笨带路。”

  笨笨一蹦,笨拙地跳到了前面,领着大家往一条山谷去了。

  笨笨在前面引了好长一段路也没有水的迹象,大家都有点着急了。

  “究竟还有多远啊?”丑丑对笨笨有些怀疑了,担心他根本就没有找到水源。因为周围空气中除了有一种湿润的感觉,并没有听见水流的声音,也没有看见哪个地方有小溪、河流或者瀑布。

  笨笨并不理睬丑丑,径直往前面的一个山嘴跑去。丑丑、跳跳和懒懒紧跟其后。转过山嘴,哇!好一排壮观的瀑布啊!那些瀑布大大小小,上上下下,错错落落,在每一个山崖处铺排开来,把对面整个一座山都挂满了。丑丑是见过瀑布的,因为她的家就在山里,那里也有许多漂亮的瀑布——可是并没有这么多,没有这么大,没有这么集中——这些瀑布们似乎在这里开会来了!

  这个笨笨,原来真不笨!

  笨笨顺着一条小路把大家带到了山下。那儿却是一个非常大的平台,平台前面则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潭。所有瀑布的水都飞奔着、跳跃着、欢呼着,汇集到这里了。刚才还是雪浪翻滚,闪亮得刺眼,一跌下来,就变成了这样一潭深绿的翡翠!

  走进了,空气里全是水的雾气,却看不清、抓不住,只在鼻孔里钻进一股清凉。

  耳朵里全是震耳欲聋的水声。所有的声音在这里都只有被掩埋、被吸纳、被吓退,变成无声。这里除了水声还是水声。

  这会儿,大家却并不急着洗脸漱口了。他们都惊呆了,或者怕弄脏了这水的圣洁,站在那里久久不动。

  笨笨有些调皮的样子向瀑布靠近些,然后张开自己的嘴,那些比他还活泼调皮的水珠们便欢快地蹦进了他的嘴里。

  丑丑觉得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喝水法——既解了渴,又不至于弄脏了这些圣水。

  “张嘴喝水!”丑丑命令道。可是没有谁理会她。因为大家都没有听见她的话,连她自己也没有听见。她只好学着笨笨的样子张开了嘴,然后用眼睛向懒懒和跳跳示意。这两个家伙也真是机灵,一下子就领会了主人的意思,都跟着张开了嘴。

  水珠们似乎好久都没有见过这些天外来客啦,不仅欢快地往他们嘴里跑,还往他们的脸上、头上、身上一个劲儿地钻。

  那些水珠一沾上他们的舌头,一股甜丝丝的味道就从舌尖上弥散开来,让他们的精神为之一振。

  丑丑“喝”够了水,又用手“洗脸”。跳跳也蹲下身,屁股坐地,两只前爪在自己的脸上洗起脸来;懒懒似乎觉得自己才是洗脸的高手,赶紧表演起自己“洗脸”的绝活。不过平时他洗的是“干脸”,这一回,他可洗的是“水脸”,不不不,应该是“琼浆玉液脸”。

  好家伙,一个个都在这儿大喝一阵,又大洗一阵,忘记了时间。此时的太阳已经落到山顶啦。天渐渐地暗了下来。

  丑丑终于第一个从这份陶醉中醒过来。她明白,得找个过夜的地方啦。

  她知道喊是没有用的,水声太大啦。她赶紧抱起跳跳往回走。笨笨和懒懒一看,也惊醒似的紧跟着。

  “笨笨,找一个休息的地方!”丑丑命令道。笨笨这一次没有发愣,他径直就走到了前面,带着大家就往另一条路走了,似乎他早就知道哪个地方可以睡觉似的。

  笨笨领着他们一直往山上去,路越来越难走。

  懒懒有些不满地“喵呜”了几声。丑丑倒没有什么,她相信笨笨这次也能把他们带到一个好地方去。

  果然,过了一片漂亮的桃林,一个山洞的洞口就出现在他们面前。那个山洞不大,却显得非常规整,洞上还刻着几个漂亮的字,像是有人住似的。字谁也不认得,包括丑丑。因为她还没有念过书呢。

  在这样的荒郊野岭,有谁会住在这样的山洞呢?

  他们小心翼翼地往里走。笨笨依然走前面,他一边走一边往后瞧一瞧,然后“咻咻”两声,那意思是好像是说“跟上,没问题”。

  里面按理应该是漆黑一片,可是所有的岩壁都反着光,与外面并无两样。而脚下呢,并非乱石,却是一条碎石铺成的小道,干净而平整,小道的旁边则是一条蜿蜒的小溪,水不深,却清澈明亮,像流动的水银。

  走了好一段,前面又出现了一道门,穿过那道门,里面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石厅,石厅的两旁各一排神的雕像,中央是一个神座,上面端坐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老人双目微垂,神情若定。

  丑丑一行都大吃了一惊,定在那里不知所措。

  “来者是客,旁边有蒲团,小姑娘请坐吧!”白发老人洪钟般的声音忽而在大厅里响起,把丑丑几个吓了一跳。

  老人再一挥手中的佛尘,两排神像在一瞬间活了过来,一个个或微笑,或瞪眼,或叱牙,或忧伤,或兴奋,或严肃……或慈祥。

  丑丑虽然有些紧张,却也不忘礼貌,向老人做了个揖,说了声“谢谢神仙爷爷!”

  “你这小女孩实在可爱得很,你怎么就认定我就是神仙呢?”

  “我奶奶给我讲的故事里,神仙爷爷就是你这个样子。”

  “哦!你奶奶是你们那儿第一善人啊!她的孙女也是好样的!”

  丑丑知道神仙爷爷在夸自己,有些不好意思。

  “你叫丑丑吧?我知道你定会遭此一难,定会到我这里走这一遭,早给你备下一份小礼……”老爷爷把手中佛尘一挥,“送你一枚魔戒,助你去战胜邪恶,实现美愿,复归真身……”

  丑丑低头一看,魔戒早已戴在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那魔戒不黄不白不红不绿不紫不蓝,更谈不上漂亮。这样一只魔戒会有什么用呢?

  神仙爷爷似乎看出了丑丑的心思,朗声道:“遇善助善,遇恶惩恶,此戒会让你逢凶化吉!你有何善愿,它定会助你实现,去吧!去吧!”说完佛尘一挥,便不见了。

  丑丑睁开眼,已是大天白亮。跳跳依在她怀中,笨笨和懒懒睡在她两边。四周花草一片,鸟声脆脆,清香袅袅。

  丑丑想起梦中情景,赶紧低头一看,右手无名指上果然有一枚戒指。

  .17Q3?qO<)

  第六章:戴上神仙爷爷的魔戒出发

  当我送你彩色玩具的时候,我的孩子,我了解为什么云中水上会幻弄出这许多颜色,为什么花朵都用颜色染起——当我送你彩色玩具的时候,我的孩子。

  ——泰戈尔

  丑丑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丛花草的旁边。

  那些花是她从来没有看见过的,并不娇艳,却再也找不出另一种花比它更令人喜欢和陶醉的了。那花散发出的芳香也是从未有过的迷人,是丑丑从来没有闻到过的,丝丝缕缕,象一条看不见的连绵不断的香气纺织的绸缎,直往她鼻子里钻,令人不可抗拒,甚至令人滋生出一点迫不及待的贪婪。丑丑刚刚还有些迷糊的神经一下子变得清醒了,像一个人从一个模糊的境地突然来到一个清亮的世界。

  她坐起身,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啊,真舒服啊!

  她开始打量起这个美丽的世界来。

  哦,这不就是她梦中到过的那个“水晶球”吗?难怪她睁开眼往四周看的时候有些眼熟呢。

  我怎么又到了这里呢?丑丑有些奇怪。难道人死了都会到这个美丽的地方吗?

  哦,那这里也一定能够找到安琪尔啦!丑丑心里掠过一阵狂喜。

  然而丑丑的情绪总是那样多变,那份喜悦只在她的心里呆了不到三秒钟,她就不知怎么又想起了奶奶他们。哦,我自己到了这么一个美丽的地方,可是奶奶、爷爷、妈妈和爸爸该有多么着急呀?他们或许正在哭呢,他们村里的人或许也被他们惹得跟着哭呢,可是有什么可以伤心的呢?这里不是这么好吗?哦,丑丑知道,一定是因为他们再也不能相见啦!是啊,还有什么比永远不能相见更令人伤心的呢?即使是这样美丽的地方,没有亲人们在一起,一切是多么没有意义啊!

  “呜呜呜——”丑丑真伤心起来,她禁不住长久地哭泣起来。她没有停的意思。她想,反正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就让我伤伤心心地哭吧,就这样一直哭下去吧!

  不知哭了多久,她有些累极了。她想,歇一歇再接着哭吧。是的,要接着哭,应该这样才对得起她的亲人们。

  丑丑又在那一丛花的旁边躺下身来,轻轻地闭上眼。

  “汪汪汪——”一阵狗的叫声把她惊醒了。她揉了揉眼想继续睡,可是她猛然想起什么似的坐了起来。

  “笨笨——”她把小手窝成一个喇叭,朝着四周大声地喊。

  “跳跳——”

  “懒懒——”

  她挨着个儿地大声喊着她的三个跟屁虫。她想起来了,她是和这三个跟屁虫一起‘死’的。他们也应该到了这里啦。

  三个家伙果然也来了。而且他们三个也几乎同时跑到她的跟前。

  笨笨是从她的前面来的,跳跳是从她的左边来的,懒懒是从她的右边来的。

  一条黄色的闪电、一条虎皮闪电、一条白色闪电一下子就来到了她的跟前。

  这一回可把丑丑幸福死了。她张开双臂,把三个家伙一下子抱住了。

  三个跟屁虫的到来让丑丑暂时忘记了对亲人们的思念。当然,如果这三个家伙没有来,她也同样会思念他们的。

  在高兴了一阵之后,他们几乎同时感觉到了口渴和肚子饿。

  可是丑丑刚才哭得太累了,她现在又渴又累又饿。她真不想动啊。

  “笨笨,你去给我们找点水喝吧!”丑丑吩咐着。笨笨虽然有些笨,但他的嗅觉是最灵敏的。丑丑相信他是最胜任这个任务的。

  笨笨望了望丑丑,有些不太明白的样子。

  “水!去找水!”丑丑又好气又好笑。这个笨笨,笨起来可真要命。

  笨笨这一回似乎懂了,他摇了摇尾巴,一溜烟跑了。

  “喵呜——”懒懒在旁边叫了一声。

  “你想干什么,懒懒?是想去找吃的吗?”丑丑问道。

  “喵呜——”懒懒应到,好像在说是啊是啊。

  “那你去吧!可别跑丢啦!”丑丑抱起跳跳说。

  懒懒这一回却不懒了,居然主动请缨去找吃的啦。

  旁边就是又嫩又茂盛的小草,这可是跳跳的好食物呢。

  “跳跳你快吃点吧!”丑丑想放下跳跳让她自己吃点东西。跳跳呢,抱着丑丑不撒开,反倒往丑丑身上蹭了蹭,把丑丑抱得更紧了。

  “你是不想一个人吃东西吗?哦,我的跳跳妹可真乖呢!”丑丑把脸贴上跳跳毛绒绒的头,一只手托着她,一只轻轻的抚着她的背。

  跳跳微微闭上漂亮的眼睛,惬意地享受着主人的爱抚。

  最先回来的是笨笨。他一跑到丑丑的跟前,就是一阵欢快的“咻咻”。显然,他完成任务啦。

  过了一会儿,懒懒也回来了。他蹭了蹭丑丑的腿,然后邀功似的一声“喵呜”。

  “走吧!”丑丑抱起跳跳,站起身。

  丑丑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穿着那条她最喜欢的白色荷叶裙。

  “一定是奶奶在我‘死’的时候给我穿上的。她知道我最喜欢这条裙子啦!哦,真是谢谢奶奶!”丑丑一想到奶奶,心里又涌起一股悲伤来。不过她现在确实饿得不行啦!先前被夹在那个可怕的缝隙里时就已经快饿瘪啦。

  “懒懒带路!”丑丑吩咐道。

  懒懒翘起尾巴,一副得意的样子,一窜就跑到了所有人的前面。

  丑丑抱着跳跳紧紧跟在后面。笨笨呢,象个殿后的将军自觉地走在了最后面。

  一会儿的功夫,他们就到了一个山坡。哇!这里全是各种各样的野果子,居然还有丑丑最爱吃的“牛奶果”。

  嘿,这里也有“牛奶果”!丑丑又意外又兴奋。

  大家开始找自己喜欢的果子吃。丑丑吃得最多的当然是“牛奶果”啦,不过她也吃了一些别的果子。奶奶说过,小孩子不能挑食,要样样都吃,这样才能长得健健康康的。

  懒懒是个小肚子,吃了一点点就在那里挑三拣四的啦。不过,丑丑知道,这个家伙不太喜欢吃这些东西。要不是今天实在饿得慌,他才懒得吃呢!不过,丑丑也担心刚才他来觅食的时候已经吃过一些垫了底啦!

  跳跳却最喜欢吃“牛奶果”的叶子,那些叶子们摸起来有些糙糙的,可是它的茎叶里藏满了乳白色的浆,可有营养啦!不过,跳跳也是个乖妹妹,除了吃这些叶子,她还吃了不少其他的草。

  笨笨是个粗口,啥东西都喜欢吃,荤的素的,来者不拒,难怪他长得肥肥胖胖的。

  不过最要命的是有些果子不能吃。这一回可亏得笨笨了,他的嗅觉超好,一下子就能够闻出哪一种果子有毒。

  丑丑刚才就差点吃了一种漂亮的毒果子。好在笨笨眼睛尖,赶紧用嘴“拉”住丑丑,一边还不停地“咻咻”。丑丑知道笨笨的意思。把刚摘下来的果子扔了。

  “你们都看着笨笨,让他先吃,他吃过的我们才能吃!”丑丑像个将军,命令着手下的士兵们。

  饥饿真是一个胆小鬼,他们刚吃了一会儿,就不知道被吓得跑哪儿去了。不过一个个的嘴巴都弄成了红红绿绿的彩色嘴啦!丑丑看着一个个的怪样子笑了起来。几个跟屁虫也跟着露出了牙。嘴里发出“呜呜”“咻咻”“突突”的声音,似乎笑得比丑丑更欢呢!

  这一回更加暴光啦,所有人的的牙齿居然也变成了彩色的啦。

  “走,喝水洗脸漱口去!”丑丑又命令道,“笨笨带路。”

  笨笨一蹦,笨拙地跳到了前面,领着大家往一条山谷去了。

  笨笨在前面引了好长一段路也没有水的迹象,大家都有点着急了。

  “究竟还有多远啊?”丑丑对笨笨有些怀疑了,担心他根本就没有找到水源。因为周围空气中除了有一种湿润的感觉,并没有听见水流的声音,也没有看见哪个地方有小溪、河流或者瀑布。

  笨笨并不理睬丑丑,径直往前面的一个山嘴跑去。丑丑、跳跳和懒懒紧跟其后。转过山嘴,哇!好一排壮观的瀑布啊!那些瀑布大大小小,上上下下,错错落落,在每一个山崖处铺排开来,把对面整个一座山都挂满了。丑丑是见过瀑布的,因为她的家就在山里,那里也有许多漂亮的瀑布——可是并没有这么多,没有这么大,没有这么集中——这些瀑布们似乎在这里开会来了!

  这个笨笨,原来真不笨!

  笨笨顺着一条小路把大家带到了山下。那儿却是一个非常大的平台,平台前面则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潭。所有瀑布的水都飞奔着、跳跃着、欢呼着,汇集到这里了。刚才还是雪浪翻滚,闪亮得刺眼,一跌下来,就变成了这样一潭深绿的翡翠!

  走进了,空气里全是水的雾气,却看不清、抓不住,只在鼻孔里钻进一股清凉。

  耳朵里全是震耳欲聋的水声。所有的声音在这里都只有被掩埋、被吸纳、被吓退,变成无声。这里除了水声还是水声。

  这会儿,大家却并不急着洗脸漱口了。他们都惊呆了,或者怕弄脏了这水的圣洁,站在那里久久不动。

  笨笨有些调皮的样子向瀑布靠近些,然后张开自己的嘴,那些比他还活泼调皮的水珠们便欢快地蹦进了他的嘴里。

  丑丑觉得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喝水法——既解了渴,又不至于弄脏了这些圣水。

  “张嘴喝水!”丑丑命令道。可是没有谁理会她。因为大家都没有听见她的话,连她自己也没有听见。她只好学着笨笨的样子张开了嘴,然后用眼睛向懒懒和跳跳示意。这两个家伙也真是机灵,一下子就领会了主人的意思,都跟着张开了嘴。

  水珠们似乎好久都没有见过这些天外来客啦,不仅欢快地往他们嘴里跑,还往他们的脸上、头上、身上一个劲儿地钻。

  那些水珠一沾上他们的舌头,一股甜丝丝的味道就从舌尖上弥散开来,让他们的精神为之一振。

  丑丑“喝”够了水,又用手“洗脸”。跳跳也蹲下身,屁股坐地,两只前爪在自己的脸上洗起脸来;懒懒似乎觉得自己才是洗脸的高手,赶紧表演起自己“洗脸”的绝活。不过平时他洗的是“干脸”,这一回,他可洗的是“水脸”,不不不,应该是“琼浆玉液脸”。

  好家伙,一个个都在这儿大喝一阵,又大洗一阵,忘记了时间。此时的太阳已经落到山顶啦。天渐渐地暗了下来。

  丑丑终于第一个从这份陶醉中醒过来。她明白,得找个过夜的地方啦。

  她知道喊是没有用的,水声太大啦。她赶紧抱起跳跳往回走。笨笨和懒懒一看,也惊醒似的紧跟着。

  “笨笨,找一个休息的地方!”丑丑命令道。笨笨这一次没有发愣,他径直就走到了前面,带着大家就往另一条路走了,似乎他早就知道哪个地方可以睡觉似的。

  笨笨领着他们一直往山上去,路越来越难走。

  懒懒有些不满地“喵呜”了几声。丑丑倒没有什么,她相信笨笨这次也能把他们带到一个好地方去。

  果然,过了一片漂亮的桃林,一个山洞的洞口就出现在他们面前。那个山洞不大,却显得非常规整,洞上还刻着几个漂亮的字,像是有人住似的。字谁也不认得,包括丑丑。因为她还没有念过书呢。

  在这样的荒郊野岭,有谁会住在这样的山洞呢?

  他们小心翼翼地往里走。笨笨依然走前面,他一边走一边往后瞧一瞧,然后“咻咻”两声,那意思是好像是说“跟上,没问题”。

  里面按理应该是漆黑一片,可是所有的岩壁都反着光,与外面并无两样。而脚下呢,并非乱石,却是一条碎石铺成的小道,干净而平整,小道的旁边则是一条蜿蜒的小溪,水不深,却清澈明亮,像流动的水银。

  走了好一段,前面又出现了一道门,穿过那道门,里面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石厅,石厅的两旁各一排神的雕像,中央是一个神座,上面端坐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老人双目微垂,神情若定。

  丑丑一行都大吃了一惊,定在那里不知所措。

  “来者是客,旁边有蒲团,小姑娘请坐吧!”白发老人洪钟般的声音忽而在大厅里响起,把丑丑几个吓了一跳。

  老人再一挥手中的佛尘,两排神像在一瞬间活了过来,一个个或微笑,或瞪眼,或叱牙,或忧伤,或兴奋,或严肃……或慈祥。

  丑丑虽然有些紧张,却也不忘礼貌,向老人做了个揖,说了声“谢谢神仙爷爷!”

  “你这小女孩实在可爱得很,你怎么就认定我就是神仙呢?”

  “我奶奶给我讲的故事里,神仙爷爷就是你这个样子。”

  “哦!你奶奶是你们那儿第一善人啊!她的孙女也是好样的!”

  丑丑知道神仙爷爷在夸自己,有些不好意思。

  “你叫丑丑吧?我知道你定会遭此一难,定会到我这里走这一遭,早给你备下一份小礼……”老爷爷把手中佛尘一挥,“送你一枚魔戒,助你去战胜邪恶,实现美愿,复归真身……”

  丑丑低头一看,魔戒早已戴在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那魔戒不黄不白不红不绿不紫不蓝,更谈不上漂亮。这样一只魔戒会有什么用呢?

  神仙爷爷似乎看出了丑丑的心思,朗声道:“遇善助善,遇恶惩恶,此戒会让你逢凶化吉!你有何善愿,它定会助你实现,去吧!去吧!”说完佛尘一挥,便不见了。

  丑丑睁开眼,已是大天白亮。跳跳依在她怀中,笨笨和懒懒睡在她两边。四周花草一片,鸟声脆脆,清香袅袅。

  丑丑想起梦中情景,赶紧低头一看,右手无名指上果然有一枚戒指。

  .17Q3?qO<)